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七十六章 明珠荧荧照红妆

    听到“月夜不寐,愿修燕好”八字,禹天来的精神略略恍惚了一下,在已经淡漠了许多的久远过去,自己还在做着密谋反清的勾当时,那位得力属下“玉面千手观音”便曾用这八字戏弄过自己,最巧的是身处两个世界却说出同一句话的女子同样唤作“小倩”。(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阿青虽然总爱和禹天来拌嘴,但真正有事发生时会极为默契配合。听到那女声传来是一瞬,小小的身躯一下闪烁便消失在禹天来的肩头,不知躲藏去了哪里。

    禹天来也瞬间回过神来,哈哈一笑道:“漫漫长夜,若能得佳人相伴,诚为人间乐事!”

    笑声中,他将手指一弹,一颗足有婴儿拳头大小、皎洁如月的无瑕明珠落在桌面上,散出一片皎洁清辉,照亮了整间禅室。

    与此同时,虚掩的房门被人轻轻推开,一个身着大红衣裙的女子款款而入。此女身段婀娜高挑,随意披散在身后的长发如一道水墨瀑布,面若桃花,媚眼如丝,在明珠的清辉映照下愈发透出千般妩媚、万种风情。

    “果然是她!”禹天来将眼前的佳人与日间买到的那副画上的女子做了一番比较,确定两者气质虽有变化,但确属一人无疑。他目光如电洞幽烛微,不仅看穿这女子一副千娇百媚的躯壳只是一团阴气幻化而成,更透过这女子表现出来的媚态,看到她双目最深处隐藏的一抹浓重抑郁与悲凉。

    “贫道见过这位小姐。”他心中电闪转念之间,人已经从云床上站起身来,风度翩翩地向那女子稽首为礼。

    那女子进到室内,见到禹天来向自己施礼,便也盈盈还礼道:“道长多礼,贱妾聂氏,闺字小倩,敢问道长如何称呼?”

    作为近年崛起于修道界的新生势力太玄派的掌教,如今的禹天来却非前些年那般籍籍无名,若是如实报出姓名,必然要惊动这女子背后的人物,但他也不愿随意更名改姓,于是洒然笑道:“贫道与小倩姑娘萍水相逢,暮欢昼散,又何必动问姓名徒惹牵挂?”

    聂小倩掩口笑道:“道长恁般自信,难道今夜之后贱妾便一定会对道长念念不忘?”

    一面说着,一面将轻若无物又透出一丝寒意的娇躯向禹天来怀中依偎过来。

    禹天来表现得却如旧历花丛的老手,张开双臂将她揽入怀中,一手环住只堪盈盈一握的纤腰,一手轻轻抚摸对方半露的圆润香肩。

    见到这仪容俊美、言谈风雅的道人转眼间便露出与其他男人一般无二的急色之态,聂小倩的贴在禹天来胸前的俏脸上闪过一抹失望神色,随即缓缓抬起头来,一双美眸似闭非闭,两片樱唇欲启未启,摆明一副任君采撷的诱人模样。

    禹天来微微一笑,缓缓低头向对方的樱唇吻了下去。

    便在两人嘴唇堪堪相触的瞬间,聂小倩忽地将樱唇微启一线,轻轻吐出一团五彩轻烟,将禹天来的整张脸都笼罩其中。

    被这团轻烟一冲,禹天来登时如木雕泥塑般保持着垂手拥吻的姿态僵立在原地,连面上的神态也凝定在前一瞬。

    聂小倩的身体柔弱无骨般从禹天来的怀中摆脱出来,而后举起素手轻轻互击三下。

    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一个同样着大红衣裙,容貌逊色聂小倩一筹,媚态风情却尤有过之的女子袅袅婷婷地走了进来,看了那呆若木鸡的禹天来一眼,笑嘻嘻地对聂小倩道:“小倩妹妹当真好手段,这么一个外景天人之境的武道高手竟如此轻易被你弄得服服帖帖。只可惜姥姥总不许你亲自下场采撷这些臭男人的精元,否则我们这些姐妹当真一点用处都没有了。”

    此刻聂小倩却不见了先前的柔媚之态,神色转为清冷,听到那女子如此说笑恭维,也只淡淡一笑道:“凭小菁姐姐与其他几位姐姐的容貌,有什么男人能逃过你们的魅惑?大家都是为姥姥做事,小倩和姐姐们不过是各司其职罢了。”

    说罢,她轻轻施了一礼,径自转身出门而去。

    小菁在门内望着聂小倩渐渐远去的身影,脸上的笑容蓦地消失,狠狠啐了一口道:“装什么正经?大家一样勾引男人,你不过是没有真正和男人睡觉罢了,难道便比我们高贵到哪里?”

    她虽是这样说,心中却清楚聂小倩的身份地位确实非她可以相比。聂小倩禀赋特异,死后阴魂凝聚阴气幻化的身躯几可乱真,只要未成金丹人仙之境,任谁都识不破她的真身。因此每次遇到自己等人骗不过的武者强者或修行高士,姥姥都会派聂小倩出马,且都是无往而不利。姥姥因此也对聂小倩另眼相看,不仅允她以贞身自守不用亲自去采撷男子精元,还常将自己等人辛苦采来缴纳的精元分一些给她,更传授她鬼道修行法门来炼化精元补益自身。所以,她心中对聂小倩是又妒又恨,偏偏表面上还要竭力逢迎巴结。

    心中满怀着对聂小倩的嫉恨,小菁转回头来望着仍僵立在远处的禹天来恶狠狠地道:“臭道士,你有外景天人的修为又怎么样,还不是要被老娘吸成人干!”

    说到此处,她又伸手在禹天来面上摸了一把,转嗔为喜吃吃笑道:“话说回来,这次竟能睡到如此标致的人物,倒也不算吃亏了。”

    一边说着一边牵着茫然无觉的禹天来走到云床边,张臂保住倒在床上滚作一团,却没有发觉禹天来置于桌上的那颗明珠散发的蒙蒙清辉发生了一阵奇异的波动。

    事实上,不管是先前的聂小倩还是后来的小菁,都很是不合情理地忽视了这颗当世罕见的硕大明珠,便似完全没有看到一般。

    此时那聂小倩却已飘飘荡荡地走到了寺庙的后院,仰望着天空的一轮明月,想到身死之后这二十余年的生活,心中不由悲从中来,两滴清泪从眼角悄然滑落,未至腮边却又散作丝丝阴气消于无形。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一声轻叹毫无征兆地在身畔咫尺之内响起。

    聂小倩悚然一惊,一头乌黑长发蓦地无限延长,如千万条灵蛇向着发声处缠卷过去。

    不知何时已经在聂小倩身边现身的禹天来微笑着张口轻轻一吹,那些侵至身前的发丝立时寸寸崩溃,还原为丝丝缕缕的阴气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