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623章 我开枪了!

    小男孩胳膊紧紧的搂着母亲的脖子,张开了嘴巴,露出了尖牙,一点点的向母亲的脖子上靠过去。(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小心!小心!”胡晨曦屋里哇啦的冲着母亲一顿叫嚷。

    母亲紧紧地抓住雷响的手苦苦求饶。

    “我开枪了!我开枪了!”胡晨曦用中文警告,同时提醒雷响做好准备。

    雷响眉头皱了起来,又一次发动了自己的能力。

    母亲面露痛苦的神色,一只手抱着小男孩,另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头。

    “砰!”胡晨曦看见母亲被雷响控制住,果断开枪。

    “啊!”周围的难民发出了惊恐的尖叫。

    母亲看见胡晨曦瞄准之后,在千钧一发之际,顶着雷响的压力,抱着小男孩突然间转过身去。

    鲜血飞溅,落了周围难民满脸满身,迸进了雷响眼睛里。

    母亲紧紧地搂着小男孩,后脖子上中了一枪,人立刻就不行了,临死还紧紧地抱着小男孩,停留在了跪坐的姿势。

    小男孩怨毒地看了雷响一眼,从已经死去的母亲怀里挣脱开来,向另外一个难民扑过去。

    这一次胡晨曦不会再失误了。

    “砰砰砰!”

    小男孩给打的连着三个趔趄,最后一颗子弹打中了头颅,脑浆从后脑勺喷出,散落一地,倒地而亡。

    张兴飞张道安慢慢走向第三个感染者。

    雷响和胡晨曦也走上去。

    第三个感染者是一个老太太,坐在地上,眼神空洞形容枯槁,嘴里不知道一直在嘟囔什么。

    “请出列。”胡晨曦对老太太说道。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老太太摇摇头,表示自己听不见。

    张兴飞直接伸出手来扯住了老太太的胳膊,用力一拽。

    发现完全拽不动。

    一个老迈羸弱的老太太是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力气的。

    可是老太太脸上却是仍然一脸很正常的惊恐。

    在这种情形之下,恐惧是一种很正常的面部表情。

    张兴飞好歹也是两道真气的炼气士,力气还不如一个老太太。

    胡晨曦直接举起枪来对准了老太太,指了指队列外面。

    这下老太太能听懂了,一边点头,一边慢腾腾地站起来,颤颤巍巍地向队列外面走去。

    在走到最外面一个人的时候,老太太突然间身影暴起,直接扑到了第一个人的身上。

    张道安走上前来扯住了老太太的衣服,一只手就把老太太给拎了起来,直接扔到了远处的空地上。

    老太太灵活地在空中转身,趴倒在地面上,张开嘴来,露出两颗尖牙,眼睛里放着血红色的光芒,嘴里“嘶嘶嘶嘶”的低吼着,准备随时冲上来。

    可是她从被甩出去的那一瞬就已经没有机会了。

    老太太身后角楼碉堡里的30mm重机炮黑洞洞的枪口射出一段段黄色的光线,在地上画出了一个一字,在老太太的肚子上开了好几个大洞,整个人都被压倒在了地上。

    老太太不服气,一声忿怒的低吼之后,倔强地想要站起来。

    四个碉堡里的重机炮同时开火,地面上的大坑被开的更深,老太太的身体被打成了漫天飞舞的血雾和肉末。

    只剩下最后一个感染者了。

    雷响张兴飞张道安和胡晨曦一点点走向最后一名感染者。

    难民们在知道雷响等人的目标之后,赶紧让出一条路来。

    雷响等人看见这个人也是一愣。

    这是一个华人女人。

    更惊讶的是在外面观战的徐梦萦。

    “朱玉润?”徐梦萦忍不住叫出声来。

    “你认识?”宋晓冬问道。

    “她是我同事!”徐梦萦说道。

    “你们怎么不救她出来?”徐梦萦问宋晓冬。

    “我们的任务是营救你自己,不是所有人的爹都叫徐立迟。”宋晓冬嘲讽徐梦萦。

    “你怎么说话的?”徐梦萦脾气很大,很高高在上。

    “你说什么?”宋晓冬转过头来,眼神中仿佛在射出冷箭。

    徐梦萦没有敢回话。

    朱玉润蜷缩着身子坐在地上,全身上下都在发抖,都可以筛糠了。

    “小姐?”雷响问了一声。

    “头儿,怎么办?”胡晨曦问雷响。

    “照杀不误!”雷响下定决心。

    “你疯了?她是国人!”张道安走上来。

    “你有别的方法?”雷响歪着头问张道安。

    “我可以定住她!只要给我机会往她脸上贴符。”张道安回答。

    “你问问他们给不给你这个机会?”雷响指了指一个角楼碉堡。

    主宰一切的30mm重机炮在看着他们。

    “小姐?”雷响走到跟前来,低下头来打量朱玉润。

    朱玉润低着头,头发遮住了面部表情,只能看到肩膀在不断的颤抖,嘴里则在不断的说话。

    “来了,来了,来了...”

    “谁来了?”雷响疑惑地问道。

    “来善后的人...”

    “来善后的人?”

    “为了保守他们的秘密,所有人都得死!”

    雷响等人面面相觑。

    难民们已经跑到另一边躲了起来。

    远处的宋晓冬突然警觉起来,皱起了眉头。

    “雷组长,有人来了!”宋晓冬提醒雷响。

    “在你的六点钟方向!”

    那就是雷响身后的方向。

    雷响转过身来,胡晨曦继续盯着朱玉润。

    校园院墙外的一处三层楼的民居,在第三层被炸开的墙面豁口里面,站着五个人。

    全都是金发碧眼的白人,三男两女,披着完全一样的红色大兜帽斗篷,标准的传教士打扮,不知道是很么地方修道院的红衣教徒。

    “嗖!”一阵狂风袭来,上一秒还站在民居上的五个人,下一秒就来到了学校的院墙上,速度太快,卷起了满地的灰尘,红色的斗篷剧烈的飞舞。

    “警报!警报!东北方向5名不明人员出现!”

    “收到收到,立即派遣强侦小队!”

    原本的驻地士兵立即调转枪头,躲在沙袋和坑道之中,瞄准了五个人。

    “开火!”士兵们二话不说,直接开枪。

    五个人中,站在中心的一位是一位英俊的中年男子,昂头挺胸地站着,扬起头来,向下斜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士兵们,轻轻地发出了一句叹息:“真是麻烦!”

    从沙袋间隙中伸出来的黑色枪管吐露一串串火舌,通红的子弹向五个红斗篷的人呼啸而来。

    第二千五百二十一章她在那

    五个人的中心男子双手端在胸前握在一起,看见士兵们开火,轻轻地向外一挥手。

    所有的子弹在距离五个红斗篷不足一米距离的时候,都突然间停了下来,仿佛打进了,一面看不见的透明橡胶墙里面,悬停在了空气中。

    士兵们陆陆续续停火,空中悬停着一大堆子弹。

    站在五个人中间的男人重新合上两只手,端在胸前,侧过身来,看了看左手边最外边的一个年轻女人。

    悬停的子弹无力地掉落在了地上,发出一阵哗啦哗啦的金属撞击声。

    年轻的女人轻轻地向中间的男人低了一下头表示行礼,然后向前迈出了一步。

    战壕里面的士兵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再次开火。

    年轻的女人轻轻地一歪头,原本碧蓝色的眼睛突然间变成了血红色。

    “啊!——”

    躲在战壕里面的士兵们突然间仿佛疯狂了一般,扔下了枪,捂着头痛苦的蹲了下来,眼睛、耳朵、鼻子都开始向外流血,倒在了地上痛苦的挣扎,一边惨叫一边蹬腿。

    士兵们鬼哭狼嚎的惨叫在难民之中散步恐慌,一群人又重新向雷响等人跑过来,希望雷响等人能够保护他们。

    朱玉润则突然间抬起头来,看向五个人的方向。

    “她在那。”五个人中间的男人轻轻地伸出手,指了指远处的朱玉润。

    这五个人言谈举止都十分的优雅得体,蹑手蹑脚。

    可是出手就是血腥的大屠杀!

    守着这一侧院墙的十个士兵就这样不明原因的,突然间七窍流血,倒地挣扎,惨叫着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痛苦的死去。

    临死之人的惨叫是如此的凄厉,听的人无不感觉呼吸急促胸口发闷手脚冰凉。

    五个人仿佛散步一般,从被沙袋加固成斜坡的院墙上面,一步一步缓缓地走下来。

    两个强侦小队也已经赶过来,看见了这五个穿着红斗篷的修道士,二话不说,举起枪来就要射击。

    最左侧的年轻女人轻轻地歪了一下头,从红色兜帽里面露出了血红色的双眼。

    “啊!——”

    “当啷当啷!”

    士兵们无一不是头痛欲裂,松开手任由枪掉在地上,捂住了自己的头,发出一阵阵惨叫,然后跪了下来,眼睛、鼻子、耳朵、嘴都开始流血,最后捂着自己的心脏透不过气,生生憋死。

    雷响等人看着这五个人,感觉后脑勺冰凉。

    这是什么样的手段啊?

    难民们也惊呆了,隔着铁丝网,看着这五个人。

    五个红斗篷走上前来,一起拿下头上肥大的兜帽。

    一时间鸦雀无声。

    “你们,都得死。”站在五个人中心位置的男人面对着难民们,用高高在上的神看凡人的眼光,扫视着难民们,缓缓地摊开了双手。

    难民们已经被吓傻了,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我们怎么办?”张兴飞问雷响。

    “形势已经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了,这五个人都高度异能,我们毫无胜算。”雷响低声说道。

    “雷组长,走吧!”宋晓冬说道。

    “撤退吧!”雷响对张道安说道。

    “除魔卫道,我辛苦修行,等的就是这一刻!小胡,你走吧,你还没结婚,我是一个道士,孤家寡人,死了也就死了!”张道安眼神坚定地看着五个红斗篷说道。

    “你疯了!”胡晨曦凑上来。

    “你!我们走!没有时间了!”雷响说道。

    雷响等人激烈的争吵,趁此机会,朱玉润身影如同一束月光月光一般,轻松地向铁丝网掠过去。

    “砰砰砰砰砰!”两侧的机炮左右夹击,发出了一阵阵沉闷的轰鸣,在地上留下一连串坑洞,可是朱玉润速度更快,人已经翻过了铁丝网,飞到了外面去。

    “我们也走!”雷响说道。

    “碉堡里面的人不死,我们走不了。”胡晨曦说道。

    “那就等这五个人解决掉几个塔楼。”雷响说道。

    几个人只好躲在难民后面吃瓜。

    五个人中心的男人侧过头来,伸出手示意最左侧的女人动手。

    年轻的女人向前迈出一步,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歪着头睁开了眼睛。

    血红色的眼睛颜色更深了,女人精致的脸上没有一丝皮肤瑕疵,整张脸如同一幅精美的面具一般,眼神空洞没有表情。

    “啊!——”

    难民们齐齐发出了惨叫,捂着耳朵蹲下来、跪下来东倒西歪。

    雷响等人也感觉到了那种让人无法呼吸的压迫感,仿佛五脏六腑都被人拴上绳子用力拉扯一般。

    “是次声波!”雷响最先明白过来。

    次声波是频率在20hz以下的声波,波长长,衰减慢。

    更重要的是,次声波和某些人体器官的骨头振动频率十分接近,人体器官容易和次声波发生共振,充满液体的人体器官在强烈的共振作用下会破裂,导致人死亡。

    “呃!”年轻的女人突然间身体一晃,向前一个趔趄。

    痛苦的难民们七窍流血,内脏破裂,大口呕血,此刻终于喘了一口气。

    五个人中间的男人微微皱了皱眉头。

    年轻女人转过身来,两只眼睛都流出了鲜血。

    年轻女人给中年男人轻轻地鞠了一个躬。

    中年男人缓慢地转过身用眼神接受了年轻女人的鞠躬,然后重新转过头来目视前方。

    年轻女人则重新回到队列当中。

    五个红斗篷的人仿佛来自西方什么古老的贵族家族,一切行动举止都是慢吞吞,极为礼貌。

    和他们面前难民们流血惨嚎的情况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强侦小队全军覆没之后,大批部队终于开过来,四辆军车,后面跟着一大排作战部队,重机枪、掷弹筒、火箭弹都一字排开,几处关卡位置的80mm口径山地炮也已经瞄准了这五个人。

    五个人面对身子侧面涌上来的蝗虫一般的士兵,连身子都没有正过来,就那样侧着身子,继续面对着难民。

    对一整个作战单元都不理不睬熟视无睹,这是最大的蔑视。

    五个红斗篷中心的男人歪过头来,看了一眼左侧第二个人。

    是一个黄头发的年轻小伙子。

    年轻小伙子向站在中间的男人轻轻的一低头,然后转过身来,向一群严阵以待的士兵们一步步走过来。

    第二千五百二十二章举起手来!

    “不许动!”

    “不许动!”

    “举起手来!”

    士兵们人多枪多,根本不怕这个穿着红斗篷的毛头小伙。

    小伙子慢慢地举起了一只手来,面对着士兵们侧过身子来,手面向士兵们摊开。

    手掌心画着六芒星的图案。

    小伙子突然轻轻地,微微地张大了自己面向士兵们的双手。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士兵们的四辆机枪车上冒出一团团火球,足足有一间房子那么大的浑圆火球,把四个机枪车全都炸翻在地。

    “啊!——”机枪车上的士兵全身是火的在地上来回爬,再被重新落下来的机枪车砸碎脑壳。

    机枪车上突然冒出来的火球升起到半空中,士兵们抬起头来,火焰遮盖了天空,仿佛红色的翻涌的云浪一般。

    小伙子举向士兵们方向的手重新合拢握拳。

    漫天的火焰突然间缩小,在空中变成了一个不足拳头大小的闪亮的球。

    “卧倒!”指挥官发布指令。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什么样的战斗技巧都是没有用的。

    小伙子做出了一个向地面扔东西的动作。

    明亮的,散发着金黄色光芒的光球仿佛一个球状闪电,更像一颗火流星,从士兵们的头顶落下来。

    “轰!”

    又是一声火焰爆发的声响,被缩小之后的火球重新化为了满地的火焰,如同流云一般在地面快速扩散,几十号士兵卧倒在地,无一例外的被火焰所吞噬。

    士兵们保持了原有的姿势,或卧倒,或端枪,或扛着火箭弹,都没有意外的被一瞬间的高温烘烤成了漆黑的焦炭,衣服和肉都分不开,脸上的五官也完全消失,只剩下了漆黑的圆形的头颅,连眼珠都被烧没,只剩下了空洞的眼眶,和狰狞的牙齿。

    枪管被烧的通红,地面上的沙地都被融化,几十个士兵一瞬间就被烧成了焦炭。

    远处驻守在学校出口关卡位置的重炮看见这一情景,立即远程投射炮弹,迫击炮弹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向五个红斗篷的头顶落下来。

    站在五个人中心位置的男人低着头,用左手的袖子,抖了抖右手衣服袖子上的灰尘。

    空中自由落体的迫击炮弹,就像被一双看不见的双手给拂走,在空中莫名其妙地拐了弯,落向了难民们的方向。

    “不行!”张道安冲上来,一跃而起,直接迎向了漫天掉落的炮弹雨中。

    “张顾问!”雷响喊了一声。

    张道安手一挥,使出了一招袖里乾坤。

    穿着道袍,施展这一招倒还好看,可是张道安穿的是作战背心,根本就没有袖子。

    如果众人有天眼,那么就能够看见,虚空之中,有一拂大袖,把迫击炮弹,全都纳入了袖中。

    但是在雷响和难民的眼中,只能看见漫天的迫击炮弹一瞬间就消失了。

    短暂的等待之后,张道安爆炸,化成了一片碎屑,落了难民一脸。

    道士张道安,为了保护异国他乡的异族同胞,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由于作战任务绝密,张道安的牺牲不能见报,不能宣传,所有关于张道安的文件资料,个人档案,将全部列为绝密,张道安这个人,将从来没有存在过。

    这些难民也不知道,这个人的名字,他是干什么的。

    “我和你们拼了!”胡晨曦失去了理智,端起枪就要冲上去。

    “我们有任务!”雷响抓住了胡晨曦的肩膀。

    胡晨曦眼角都要撕裂,双眼冒着愤怒的火焰。

    “我们的任务是护送徐小姐回去!”

    宋晓冬在外边看的也是瑟瑟发抖。

    “他们是什么人?怎么这么强?”宋晓冬问道。

    徐梦萦也被吓的躲在宋晓冬的身后。

    “我们不能暴露,如果雷组长等人出不来,我就自己带你出去。”宋晓冬回答。

    徐梦萦已经被吓破胆了,现在宋晓冬就是她的上帝。

    五个红斗篷继续向难民的方向走过去。

    难民们惊恐的后撤。

    五个红斗篷终于走进了角楼30mm机炮的射程之内。

    “砰砰砰砰砰砰!”

    四个角落的机炮同时开火,30mm粗的可爆炮弹如同撕扯一切的战争兽,向五个红斗篷的人飞过来。

    难民们听见炮声也是非常的振奋。

    这些人就算是再厉害,总归也是肉眼凡胎的血肉之躯,总不能不怕子弹吧?

    五个红斗篷中心的男人把头轻轻地转向右侧,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中年美妇人。

    中年女人低下头来,闭上了眼睛。

    难民们看见,中年女人,身上发了光。

    一层半透明的朦朦胧胧的光芒,仿佛一个白色的肥皂泡,一点点胀大,把五个红斗篷的人都笼罩在了其中。

    “轰隆隆隆!”

    30mm子弹打在半透明的白色圆形肥皂泡上,溅起一阵阵水波纹,然后爆炸成弹片四处飞散,打死了不少难民。

    难民们赶紧后退,躲到了雷响等人这边的铁丝网旁边。

    “这...这种顶级的能力,居然真的存在!”雷响看见了这个中年美人的手段,仿佛看见了天神一边,忍不住想要献上膝盖,跪拜一番!

    四个碉楼里的重机炮同时开火,一起向五个红斗篷的方向倾倒成吨的子弹,都被这一层肥皂泡给挡住,只能打出一片片水波纹来回激荡。

    站在中心位置的中年男人歪过头看了看左手边的年轻小伙子。

    年轻小伙子伸出手来,手上的六芒星仿佛烧红的铁一般散发着炽热的橙红色光芒。

    小伙子俯下身子,把手按在了地上。

    从小伙子的手心,蔓延出四条火舌,仿佛点燃的汽油一般一路燃烧,一点点向四个角落坚不可摧的碉楼进发。

    火舌很快就蔓延到了四个碉堡。

    这诡异的情景,看的难民们大气都不敢出。

    地面上已经被炮弹子弹洗礼的到处都是弹孔深坑,根本没有任何可燃的东西。

    可是火舌就这样在空地上行走,有目的的行走。

    火舌从碉堡的小窗烧进了里面。

    年轻的白人小伙子站了起来,狠狠地攥了一下拳头。

    “轰隆隆隆!”

    第二千五百二十三章不等他们?

    四个碉堡里面仿佛存着多少汽油一般,伴随着一声巨响,从里面冒出了一团火球,把碉堡坚硬的房顶都给顶起来,从里面跑出了一个个全身是火的士兵,一边跑一边惊恐凄厉的惨叫。

    “就是现在!”雷响等人等的就是碉堡被端下来的这样一个机会,看见碉堡里面冒火,雷响一声令下,胡晨曦一颗手雷扔在了铁丝隔离网下面,炸断了铁丝网,还剩下雷响、张兴飞、胡晨曦三个人,调头就跑。

    “我们走!”宋晓冬拉起徐梦萦就就走。

    “我们不等他们?”徐梦萦被宋晓冬拉着手一边跑一边问。

    “不能让他们发现我们两个的存在!”宋晓冬一边跑一边解释道。

    五个红斗篷看见有人炸断了远端的铁丝网,站在中心位置的男人歪歪头,看了看最右侧的高大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转过头来,对着雷响等人伸出了手。

    空气中传递着一股透明的波动。

    雷响等人本就速度快力量大,一脚蹬地身体直接腾空,在空中能够保持几秒的时间高度飞行。

    可是这一次却不一样了。

    雷响等人一脚蹬地,立刻感觉从脚下传递过来一阵酥麻灼烧的感觉,三个人身体不受控制,倒了下去。

    “是电流...”全身肌肉麻痹没有力量的胡晨曦费力地说出了这一句话。

    没有人能够站出来保护这些难民了。

    但是铁丝网被雷响炸出了一个口子,难民们像洪水一般,向缺口的位置跑过去。

    会控制火焰的年轻人对着难民们举起了自己的双手,轻轻一推。

    “腾!”

    两股火舌如同火龙卷一般向难民们呼啸而去。

    “啊!——”

    “嗷!——”

    难民们发出了一阵阵的惨叫,十几个难民被点燃,带着全身的火焰嘶哑的尖叫着来回奔跑。

    难民们很快就来到了铁丝网的缺口位置。

    最右侧的中年人抬起一只脚来,狠狠地跺在了地面上,腾起好多灰尘。

    地面上一道道电火花蔓延开来。

    “滋啦滋啦!”

    一阵阵噼噼啪啪的电火花声响中,剩下的难民们都被电倒在地全身抽搐口吐白沫。

    “葱葱葱葱!”

    远处的掷弹筒又开始工作,一排排炮弹从远处弹射起来,在空中停留片刻之后,向五个红斗篷飞过来。

    中间位置的中年男人伸出一只手,轻轻托起空气。

    几百个在地上东倒西歪挣扎蹬腿的难民全都凭空离地,仿佛被一张看不见的席子托了起来。

    雷响等人也要被莫名的吸力给吸走。

    宋晓冬拿起自己的木杖,插在了地上一拧,从雷响等人的地面下长出一团团藤蔓,缠住了雷响、张兴飞、胡晨曦的手脚,三个人仿佛被台风吹起的人,和被磁铁吸住随时要飞起来的铁钉,在空中不断摇晃,但是总归没有被吸走。

    “嗯?”

    站在中间位置的中年男人歪着头看了一眼宋晓冬的方向,轻轻地疑问了一声。

    凭空浮起的难民仿佛溺水的旱鸭子一般拼命的在空中蹬腿,徒劳无功的挣扎着要摆脱自己的命运。

    停顿了一下之后,站在中间位置的中年男人轻轻攥拳,抓住一把空气,空中的难民仿佛被吸在一块吸铁石上面的大头钉,被紧紧地裹成了一团,悬浮在空中,然后手指一划,把浮起在空中的难民,迎着空中下落的炮弹飞过去。

    “隆隆隆!”

    雷响等人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不忍心看到这残忍血腥的一幕。

    难民们被挤成了一团,当做肉盾迎上了砸下来炮弹,一阵阵轰鸣声中,难民被像烟花一样炸开,碎落的残肢断臂、内脏肠子和鲜血仿佛雷雨冰雹一般落下来,短暂耀目的爆炸过后,夜空被染成了血红色,鲜血仿佛雨点,落在地面上,发出了雨水一般的哗哗声。

    站在中间位置的男人摊开双手,扬起头来,欣赏这样血腥的景色,仿佛欣赏新年烟火一般。

    “嗯~”嘴里还发出了满意的哼声。

    原本还有三百难民,这一炸几乎全部炸成了碎片,只有边缘还有几十个人暂时没死。

    玩火的年轻小伙子伸出手来一挥手,四个还在冒烟的角楼碉堡里面都冒出一团火焰来,原本粗大的火舌变成了绿豆大小,飞到了年轻人的手里变成了一个黄豆粒大小的黄色闪光,仿佛一颗被烧得通红的钢珠。

    年轻人像抛石子一般,把小火球扔向了远处。

    中间位置的中年人对着小火球伸出了手指,指挥小火球,准确地落在了学校正门的驻地守军的山地炮阵地上。

    “腾!”

    小火球变成了大火球,变成了足足有五层楼高的致命火焰,覆盖了学校正门十几米建方的一片土地,照亮了整个夜空,幸存难民的眼睛里倒映着这庞大的橘红色亮光,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和绝望。

    驻军立即组织起又一轮反抗,远处的火箭弹纷纷发射,火箭弹冒着白烟,向五个红斗篷冲过来。

    站在中间的中年人摇了摇手指,火箭弹纷纷改变了方向,向发射者们调头追过去。

    “跑啊!”

    人能跑得过火箭弹么,士兵们没跑出几步,火箭弹就追了上来,一阵阵震耳欲聋的巨响传来,地动山摇,尘土飞扬,最后一波驻军的防御阵地瞬间就被炸平了,最后几十个士兵死的死伤的伤,被炸断的肢体上还冒着白烟,最后一支作战部队,瞬间就失去了战斗能力。

    中间位置的中年人手握紧了拳头,地面上的所有人仿佛被一把看不见的刷子刷走了一般,被聚拢在了操场中间,难民、士兵、尸体和残破的四肢、肠子都被紧紧地挤压在了一起。

    中年人手轻轻一拂,铁丝隔离网整个被掀起来扯断扔在了一边,五个人轻轻地走到了一群已经被吓的完全丧失了理智,只知道看着这五个人发抖的难民和士兵们面前。

    活着的难民和士兵都是坐在死去的尸体上,头上身体上覆盖着鲜血和残肢断臂。

    五个人停在了难民们面前,站在中间的中年人走出了队列外。

    “你们人为制造出来的这些半成品,亵渎了我们高贵的血统,所有知道我们秘密的人,都得死。”

    中年男人站在难民们面前,摊了摊双手,说了这样一句话之后,转过身来,看了一眼右边个子最高的中年男人。

    第二千五百二十四章白色电火花

    高个子男人对中间位置的男人低了一下头,对着难民们伸出了手。

    五根手指头中间,在不断的闪烁着白色的电火花。

    “哈!”高个子男人伏下身子来,把自己闪着电火花的手按在了地上。

    “轰!”一声炸雷炸的雷响等人头晕目眩,白色耀眼的光亮烘烤的几十米之外的雷响等人也感觉脸上一热。

    等雷响等人再回过头去看,地面上被炸出了一个深坑,最后几十个难民和十几个士兵,都被雷劈的体无完肤,外围的人还能保留一个全尸,中心的人直接被劈没了,一点碎肉渣都没能留下。

    五个人,杀了三百个平民,和三百名士兵,一整个完整的装备战斗部队!

    雷响等人调头就跑,宋晓冬和徐梦萦则跑的更远。

    宋晓冬和徐梦萦越跑越心惊,他们潜伏进来的时候,封锁区里面有很多穿着防化服的巡逻队,可是等宋晓冬和徐梦萦逃跑的时候,这些巡逻队已经变成了一堆堆的尸体,五人一组的巡逻小组,宋晓冬一路上,已经看见了至少有七组。

    也就是说,这五个人,在闯进来的时候,也是见人就杀,不像宋晓冬等人,还要偷偷潜伏。

    这些人究竟是什么人?

    五个人向雷响等人逃跑的方向看过去,一瞬间,就从一侧的铁丝网边,穿过整个面目全非满地尸体的操场,来到了另一侧的铁丝网缺口位置。

    站在中间位置的中年男人伸出了手,对着空气向自己的方向摆了摆手。

    远处民居的废墟之中,朱玉润仿佛被一只巨人的手抓住了腰,悬在半空中,徒劳无益地挣扎,人被送到了五个红斗篷的面前。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朱玉润跪在地上,嘴里不停的嘟囔着。

    中间的男人和两边的同伴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

    “你会说话?”中间的男人开口,是标准的兰敦腔英语。

    “不要杀我...我会,我会...”朱玉润回答。

    “你,想不想吸血?”中间的男人低下头来,苍白的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裂开的嘴唇里,露出了两颗尖牙。

    “嘶嘶嘶嘶!”听到吸血,朱玉润的表情也变得突然间凶狠起来,两颗尖牙也露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

    中间位置的男人爆发一阵干涩沙哑响亮惊悚的笑声,肩膀轻轻的抖动,然后手一挥,朱玉润重新双脚离地,就像被夹娃娃机夹住的一个布偶,平行移动到了操场的中间。

    操场中间是一堆死尸,慢慢的鲜血,空气中的血腥味让人忍不住作呕,对于朱玉润这样嗜血的感染者来说,确是天大的诱惑。

    “你吸血,我就杀了你。”中间位置的男人凭空做了一个放开手的动作,“啪叽!”一声,朱玉润直接趴在了满地的鲜血当中。

    三百多人能流出所少血来?

    大概三个可乐瓶盖那么深。

    朱玉润从血污之中抬起头来,满脸满身的血污。

    朱玉润轻轻地伸出了舌头,想要舔嘴唇上的血迹。

    朱玉润的舌头僵硬的伸出来,悬停了许久,终于收回了舌头。

    站了起来,转过身子,看着五个红斗篷,不说话。

    几个人又重新交换了一下眼神。

    站在五个人中间位置的中年男人亲切地向朱玉润伸出了手。

    朱玉润一点点地走向了他们。

    五个人变成了六个人。

    “还有五个。”中间的男人说道。

    在屠杀难民和军队的过程中,这个男人还有余力去计算有几只漏网之鱼。

    他指的自然是宋晓冬、徐梦萦、雷响、张兴飞、胡晨曦五个人。

    “嗯?”

    六个人刚想走,站在中间的中年男人轻轻地发出了一声疑问,几个人转过头来,身后又走来了几个人。

    分别是李忘、带着金属天线头盔的凯恩,米斯长老,和安娜。

    “安娜小姐,近来可好?”看见安娜,站在中间的中年男人低下头,向安娜行礼。

    安娜没有动,全身开始缓慢地散发出朦胧的白光。

    与此同时,中间位中年男人左边的女人身上的肥皂泡也开始膨胀,把五个人都裹在了里面。

    “多么美妙的能力啊,如果我赐予你永恒,那么你就将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人,所有人,都将臣服在你的脚下。”中间位中年男人陶醉在他自己的想象之中,摊开双手仰起头看着天空,仿佛自己看到了那样的画面。

    安娜收回了自己身上的白光,重新回归到一个正常的女人的姿态,她亚麻色的头发精心地编着细辫,一身白色的褶裙,白色的高跟鞋里一双苍白的脚。

    这个女人已经人到中年,眼角悄悄爬上细小的皱纹,脸蛋也开始微微下垂,皮肤也开始粗糙。

    可是她仍然美丽而不可方物,高贵逼人的气质,黛眉不展的愁态,无不让人倾倒。

    笼罩在五个人身上的肥皂泡也逐渐变小消失,回到了女人的身上。

    “所有暴露我们消息的人,都得死。”中间位男人神情严肃起来,眼睛瞪大。

    李忘等人脚底下的地面开始微微发抖,地面上细小的小石子开始漂浮。

    “我们就是为了这件事情来的。”李忘开口说道。

    中间位男人喘了一口气,漂浮在空中的小石子、土颗粒纷纷掉落回地面。

    “除了这位之外,还有一个外逃的试验品。”李忘指了指朱玉润说道。

    “她叫做冯灿,现在被关在华国中央063办公室,一直在接受研究。”

    “只要她还活着,你们的秘密早晚会暴露。”李忘说道。

    中间位置的男人和其他人交换了一下眼神。

    “你们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件事情?”中年斗篷男问李忘。

    “算作赔罪。”李忘回答。

    “你们必须立刻停止所有关于我们的研究,不然,我把你们杀绝。”中年斗篷男说道。

    “我们已经停止了研究,我家宗主,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李忘回答。

    “你们知道了我们的存在,所以得死。”中年红斗篷男一拂袖子,地面上的坚硬的混凝土碎块飞向了李忘等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