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七十七章:威风凛凛

    想到要参加阅试,方继藩便觉得有点悲伤!

    早知如此,当初练一些弓马也是好的啊。(Www.K6uk.Com)

    方继藩便怀着期盼,看着朱厚照道:“那个,我……我可以不去吗?我脑子……”

    朱厚照似是看出了方继藩的心思,脸上颇有几分幸灾乐祸,冷笑着道:“噢,你自个儿去和父皇说罢。”

    方继藩只能幽怨地看着朱厚照!

    关于这一场阅试,简直就是人间惨剧,这一点,方继藩太清楚了。

    因为………想来没有人预料到,大明的武备,居然已经松弛到了这个地步!甚至在此之前,弘治皇帝是满怀自信的!

    当然……方继藩自己也有责任,作为一群人渣中的一员,固然知道法不责众,大哥不笑二哥,可没本事就是没本事。

    这一场阅试,本是弘治皇帝预谋已久,他对勋贵和武官们的印象都不错,在宫中当值的武官,大多看上去孔武有力,虽然经历过土木堡之战的阴霾,可毕竟已过去了这么多年,想来,这些子弟们发愤图强,定当会令人刮目相看吧。

    此时,弘治皇帝坐在暖阁里,手里捧着的,乃是各卫指挥的奏疏,里头都是吹捧当今圣上举办阅试,可以让下头的武官大显身手,使上下人等深受鼓舞,无数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云云。

    弘治皇帝看着很高兴,他忍不住对一旁的萧敬道:“这些日子,被征朝鲜之事,搅的头晕脑胀,朕的心里,真不是滋味啊。看看,我大明是不乏骁勇之士的,他们才是我大明的保证,此番阅试,意义重大,朕决定亲自观礼,阅试就在瓮城进行吧,那里地方开阔,也让军民百姓,好生的看看。”

    萧敬见陛下心情不错,忙堆着笑道:“陛下说的是,三军将校,无一不希望在陛下面前大显身手。”

    弘治皇帝颇为得意的颔首点头。

    这一次阅试,已经多了一层不凡的意义。

    其中最重要的是,震慑四方,好让各藩国知道,如朝鲜国李隆这般大逆不道势必不会有好下场,其次便也是近来天下士子们对于李隆口诛笔伐,抱怨朝廷为何不及早出兵的回应。

    弘治皇帝将一封封的奏疏搁下,长吁短叹道:“阅试既比文韬,亦比武略,骑射乃是根本,可武略也不可松懈了,此番经略题,该出什么好?”

    萧敬深深地看了弘治皇帝一眼:“陛下,眼下朝廷不是在为朝鲜国的事担忧吗?”

    弘治皇帝便笑了笑,不置可否,现在自然不能将题目泄露出去。

    他站了起来,背着手,边渡步边道:“朕上一次去了西山,心里便想,这大好的河山,却也需刀斧守护,朕要让全天下都如西山一般,自然也需厉兵秣马,使我大明无人敢侵犯。”

    “传旨英国公张懋,代朕告祭太庙吧。”

    萧敬恭谨地应道:“是。”

    …………

    英国公张懋,又一次的代表了天子,前往太庙告祭。

    消息一出,满京师便知道,阅试已是迫在眉睫。

    至二月初九这天,天气渐暖了,今年的气候比从前稍好一些,阅试却已悄然的拉开了帷幕。

    这第一场要考的,乃是骑射。

    一说到骑射,张懋便激动得不得了!

    大清早,他便穿戴妥当,同时系上他的金腰带,仿佛是要提醒陛下,当初他可是靠着骑射,而得到成化先皇帝的青睐!

    张懋入了宫,见到弘治皇帝,便拜下道:“陛下,吉时要到了。”

    弘治皇帝一身冕服,萧敬蹑手蹑脚地在弘治皇帝身后,捋着弘治皇帝的后襟,弘治皇帝颔首道:“免礼,勇士们,都预备好了吗?”

    “陛下,都预备好了!”张懋笑了笑道:“各候、伯子弟,以及禁卫武官,磨刀霍霍,只等陛下观礼,他们得知陛下要来,甚是激动。”

    弘治皇帝笑了:“别人都说朕重文轻武,殊不知这文武,朕都是同等对待的,今日观礼,便是要让诸卿们知道,朕绝无偏颇,对了,方继藩……也去了吧?”

    “去了。”

    话是这么说,可张懋想到这个小子,就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了!

    他就怕方继藩装病,他是新建伯,陛下对他,肯定是有所关注的,所以别人可以不去,方继藩这傻小子,则非去不可!毕竟不去,这是态度问题,去了,丢了人,那只是能力问题。

    因而今儿清早,在入宫之前,他便特意先跑去方家,将方继藩给提去了大营。

    只是张懋不好跟陛下说方继藩是被人提去的,直到现在,张懋才发现,方继藩这小子长大了,再不是那个不要碧莲的臭小子了。

    此时,他又道:“方继藩听说陛下观礼,喜不自胜,他说,自己骑射虽不好,可陛下既去亲自点阅,他龙精虎猛,精神百倍……”

    弘治皇帝原本预备皱起眉头,因为在他的理解之中,这方继藩十之**是要找个理由躲懒的,没曾想,这个家伙居然还算懂事。

    真是越发的稳重了啊!

    弘治皇帝心里感慨,于是道:“起驾吧。”

    今儿的方继藩一身戎装,他身材高瘦,倒也显得英武!

    可偏偏,他是花架子,他和许多勋贵子弟,不太认得,只有一些愁眉苦脸的屯田千户所武官和张信,一个个站在一起!

    每天捉摸着种植蔬果,摆弄着花草,他们哪有心思练习弓马?

    见了方千户来,大家大眼瞪小眼,一副很是尴尬的样子,就仿佛是一群学霸在体育课里相遇。

    “见过千户。”

    方继藩背着手,笑吟吟地看着他们:“准备好了吗?”

    这么多年了,依旧改变不了装逼的心态啊。

    张信等人很佩服方继藩,上次看方千户骑马,那马神骏,性子也烈得很,上蹿下跳的,方继藩在马上嗷嗷叫,几次都差点要摔下马来,可即便如此,方千户依旧是如此的淡定自若,此等镇定自若,不愧为方千户啊。

    “准备……准备的还好。”张信等人一脸惭愧之色,脸有些烫红。

    方继藩便勉励他们道:“要不骄不躁,不要丢屯田千户所的脸,骑射不是什么难的事,无非是骑在马上射箭而已,嗯,掌握好技巧即可,不要怕。”

    “是。”

    瓮城的城楼上,弘治皇帝已经驾到了,诸官统统围拢了上来,个个前来见礼!

    弘治皇帝笑容满面,远远眺望,看还有许多低级的官员,以及在京的使者都在远处的城墙上,又专门请了一些乡老前来观礼,弘治皇帝甚为满意:“鸣金,开始吧。”

    禁卫营且不说,平时朝廷的给养充足,且又都魁梧,勋贵子弟都是武将世家,老子英雄儿好汉。

    即便是京营,亦是大明的精锐。

    于是乎,在兵部尚书马文升的号令之下,城楼上开始鸣锣,城墙上,鼓声开始响起。

    这震天的鼓声之下,通往城内的城门大张,无数戎装,精神奕奕的勋贵子弟和武官列队,徐徐打马向前。

    远远看去,甚是雄壮。

    谢迁站在弘治皇帝一旁,低声道:“陛下,此威武之师也。”

    弘治皇帝面带微笑,颔首点头。

    一旁的朱厚照远远眺望,却是看出了一丝端倪,唇边不禁勾起了冷笑,带着几分鄙视的语气道:“花架子。”

    朱厚照原本是带着期望而来的,可看到那城门中出来的诸官,个个穿着的竟都是锁甲,头顶铜铁范阳帽,确实是威风凛凛,却一下子失望起来。

    这声音,恰好被弘治皇帝听见了!

    于是弘治皇帝瞪了朱厚照一眼,训斥道:“尔是太子,岂可这般折辱将士?”

    朱厚照似乎想要争辩几句:“儿臣……”

    “越来越不像话了。”弘治皇帝道:“储君要爱民如子,也要爱兵如子,这般苛刻,谁愿为你效力?”

    “儿臣的意思是……呀,方继藩来了。”朱厚照突的眼中一亮,朝城下一点。

    方继藩打马混在人群中,催动着马,徐徐而动,心里松了口气!

    原来就像游览车一般的逛一圈啊,好险好险,他故意放低马速,落在张信等人的后头,头顶青铜范阳帽,头上还插着雁翎,全身披挂,腰间斜插一柄御箭,身后背着箭壶,一张雀画角弓挂在腰间,一路叮铃桄榔,简直就将祖宗十八代的威风都显露了出来。

    一旁有一个肥胖的武官气喘吁吁的打着马,仿佛要窒息的样子,口里大叫着:“走慢一些,走慢一些呀,诶诶……”

    “喂,前头说要射箭了,射箭了啊。”

    后头发出了骚动,威风凛凛的家伙们,开始不自在起来,不少人皆是脸色惨然。

    “是步弓还是骑射?”那胖子额上满是汗,低声询问。

    有人个头高,看得远:“马都骑来了,当然是骑射,哪里可能是步弓?完了,我害怕呀,马一跑快,我心便慌了。”

    “不要怕,不要怕……稳住!”有人低声道:“咱们慢一些,到最后再去。”

    他们回头,却见那个最威风凛凛的家伙,一溜烟的,早就拉着马窜到了队伍的最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