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82章 巨额回报

    对于他的警告,叶韵丝毫不以为意的样子,相反笑得更甜:“好啦,说完不开心的事,接下来汇报好消息——有上市公司提出收购我们的武侠小说网站,价格是,九千万!”

    方晟惊得站起身,失声道:“九千万?!是哪家冤大头公司,居然付出这么高昂的价格,是不是因为你长得漂亮?”

    “乱讲!”她娇媚地瞟他一眼,“方圆中文,网络小说网站里的大哥大,中国首家上市的中文网站,招牌够响吧?人家主动上门接洽时我正在京都养伤呢,后来一直在谈,正好这回事情结束了回公司,双方基本形成意向性协议,就等我签字呢。(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签,赶紧签,机不可失!”方晟说,“网站从规划到建设以及运营,总共用了多少?”

    “七百多万吧,网站投入运营后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去年我甚至打算裁员削减开支呢。”

    “为什么收购,上市公司老总想让你当压寨夫人?”

    “想做人家小三都没戏,还压寨夫人呢,”叶韵哀怨地说,“当初你提出的宗旨很正确,做精品小众网站,吸引真正的武侠迷。网站运营后,通过论坛制造热门话题,参与者越来越多,网络上把这儿当作正宗武侠基地,此消彼长的效应是他们那边资深读者迅速流失,转而投到咱们这边,虽说没能转化成效益,但造成的影响严重威胁到方圆中文,因此收购势在必行……”

    “这叫前瞻性收购,把竞争对手扼杀在萌芽状态,可对咱们来说算是一次成功的投资,九千万,不是小数目呐,想过分配方案么?”

    叶韵俏皮地说:“利润全部上缴,由大股东决定奖赏份额。”

    方晟沉思片刻,道:“留三千万放在公司账户里,一是冲减历年亏损和先期投入;二是作为新网站的预留费用,以及运营费用……”

    “还继续做网站啊?方圆中文在合同里有限制条款,要求我们十年内不准开发与武侠题材有关的网站。”

    “我已想好建设方向,那个以后再说,”方晟续道,“剩下六千万我四你二,分掉之后你四处逍遥快活,也算治愈两场恶战的心理创伤。”

    叶韵摇头道:“两千万太多,我对网站建设贡献有限,受之有愧……要不这样,我拿一千万出来奖励员工,把这批精英留下来开发新项目。”

    “也可以,”方晟知道叶韵并不在意钱,“关于我的四千万,你在省城注册一家投资公司,以备后用。”

    叶韵眼睛一亮:“怎么,你又要调工作了,又将有新的战场?”

    方晟笑道:“你好像很乐意接受挑战,却不想到风景如画的景点旅游、放松心灵?”

    “我本质上跟白翎、鱼小婷一样,习惯于打打杀杀,根本闲不下来。”

    方晟深思有顷,道:“我有个预感,接下来的路很难走……唉,我的预感通常很准,其实从内心讲我很想顺顺利利。”

    “难道……市长也很难做?都说内地的领导越大越好当,到一定级别连指甲都有人帮着剪,打电话号码等秘书接通才说话。”叶韵质疑道。

    方晟又笑:“从哪儿听到的谣言,纯粹在抹黑和诬蔑我们的领导干部。我二叔的级别高不高?省委常委兼常务副省长,中午吃饭照样按规矩排队,众目睽睽下还没人敢让他插队,当然他也不好意思那么做。高级干部很多事不是你以为的那样。”

    “好吧,反正我自愿充当马前卒,为您冲锋陷阵!”叶韵道。

    方晟似笑非笑:“不会再发生照片上那一幕吧?”

    “我以身体保证绝对不会!”

    “这……这算啥保证。”方晟气结。

    周六的一个下午,四名便装墨镜者从医院冯卫军的病床边带走了冯子奇!

    据说冯子奇被人按在病床边在逮捕令上签字时,护士看到仪器上冯卫军的心率有大幅波动,但只有短短几秒钟,等她叫旁边医生看时已恢复正常。

    几乎是同时,两名便装墨镜者出现在正在加班的徐璃办公室,短暂交谈后,徐璃拿出早已准备的离婚证书,两人当场拍照后简短询问了几句便离去。

    傍晚,罗世宽和邵卫平都被从家里带走,两人早有心理准备,平静地签字后被押上警车;夏伯真、郑子建以及当年侦办牛德贵案子的省纪委、省检察院和潇南法院的相关人员,均被双规或直接逮捕!

    悬在半空的石头终于落地,不但罗世宽等人惴惴不安的心安定下来,银山空缺两个常委的传闻也得到证实,省委领导们不得不将人事调整提上日程。

    都说人事权是领导最核心的权力,其实包括肖挺在内最烦的就是人事调整。接不完的电话、层出不穷的招呼,还有各方势力平衡等等,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每次大规模人事调整对肖挺来说不啻于打了场仗,心力交瘁,疲惫不堪。

    肖挺最初想法是就事论事,在银山范围内把两个空缺的常委位置补上:因为樊红雨是中组部直接任命的常委,本身就占了个名额;茅少峰是此次事端的始作俑者,索性让他卸掉常委转为人大副主任;市长人选从方晟和纪晓丹当中选择一位——基本确定就是方晟,纪晓丹只是配角;政法委书记从省直机关空降。

    但这样做有两个问题,一是许玉贤和方晟都是梧湘干部,而且关系非常密切,两人搭档既不利于党政分开、相互牵制的原则,又让银山干部群众反感,觉得梧湘是经济欠发达地区,出来的干部却领导经济发达的银山,略有欠妥;二是从自身资历和政绩来看,方晟提拔市长是众望所归,然而对吴郁明公平吗?早在方晟当常务副县长时人家就是市长,现在方晟当市长了,吴郁明还原地踏步,对京都吴家没法交待!

    也把吴郁明提一提吧,压制得太久了。肖挺想到梧湘的钱浩,两年前钱浩就主动打报告要求退二线,因为没有合适人选耽搁下来,钱浩下,吴郁明上;方晟接吴郁明的位子;姜姝任银山市长;省纪委空降干部接掌市纪委书记,矛盾便顺利解决。

    肖挺把组织部长房桐叫来谈了初步想法,房桐却觉得不妥。

    首先钱浩要求退二线是有附加条件的,即享受正部待遇,对于未到年龄主动提出退出领导岗位的,组织部门可以考虑提高待遇,麻烦的是类似钱浩这种情况的,双江省还有四位领导同志,如果五个人都给予正部待遇,中组部断断不可能批准。

    其次姜姝任市长与两年前京都高层形成的决议相违背,最近已有多方反馈这个问题,最好不要引发争议;

    还有就是省纪委连续出那么多事,前任书记、副书记都被双规了,中纪委正打算在省纪委内部展开自查和排查,这风尖浪口还重用纪委干部,不是触霉头吗?

    组织部长就是组织部长,在人事方面考虑得更细致更全面,肖挺知道自己想得太简单了,沉默片刻问:

    “你有什么想法?”

    “其一要腾位置的话,索性一刀切把钱浩等五位领导同志全部调到人大政协,待遇从优,但不提正部级,心领神会即可,若有异议优惠待遇取消,反正组织上决定的事,不存在针对性。”

    肖挺手指轻叩桌沿:“嗯,相信钱浩等同志有这个觉悟。”

    “其二位置腾出来,安排干部相对容易些,几位成绩突出、早就达到提拔条件的年轻干部肯定要优先安排,比如吴郁明、方晟、纪晓丹……”

    “纪晓丹?”肖挺皱眉问。

    之前纪晓丹已通过种种渠道给房桐打了招呼,房桐故意夹带私货提起他的名字。

    “纪晓丹同志是潇南大学中文硕士,省后备干部,年龄也比较轻……”

    “唔,优先考虑政绩突出的同志吧,”肖挺一句话轻轻抹过,“方晟要离开银山,姜姝不具备提拔条件,外市有谁合适?”

    房桐又坚持了一下:“按说纪晓丹作为常务副市长,能力和资历都够……外市的话,鄞峡市常务副市长沈忠勤和绵兰市组织部长吉纯符合提拔条件。”

    “吴郁明去梧湘,方晟去哪儿?”

    “接吴郁明的位子啊,您说过……”

    肖挺摇摇头:“我是这么想的,可刚才突然觉得不妥。吴郁明和方晟是死对头,京都那边于吴两家也不和已久,倘若方晟接过手拚命挖吴郁明的黑材料,省委会很被动。”

    “对,对,肖书记思虑周详,我倒疏忽了,”房桐趁机拍了句马屁,“那么平调一位市长接吴郁明,给方晟腾个位置?”

    “可以,”肖挺又问,“谁接银山组织部长和政法委书记?”

    “空降一位,平调一位,梧湘专职常委朱正阳政绩突出,各方面都符合任职资格。”朱正阳的事是于道明特意关照的,房桐抓住机会提出来。

    “噢,参加‘十大新兴县城’领奖的那个,”肖挺看过颁奖晚会直播,也知道朱正阳与方晟的关系,顿了顿道,“换个地方,银山领导班子里已有两个梧湘干部,再多不太好。”

    “那就挪一挪,让清树市政法委书记吴毕到银山任组织部长,朱正阳接他的工作。”房桐宛若活档案,要啥有啥,全省厅级干部的情况了如指掌。

    肖挺点点头,道:“大致就这样,回去完善一下资料,下周提交常委会讨论。”

    两人都没想到,本以为天衣无缝的调整方案还是遭到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