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两千二百七十八章 廉勇锐

    显然,这名金衣男子是想拉下仇恨,让公孙无敌对秦萧出手,来替他们出这口恶气。(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所以,话里自然也是有些添油加醋。

    “是啊是啊无敌哥,你是没有看到,那个小子到底狂到了怎样的地步,毫不把我们公孙氏放在眼里。”

    “岂止是不把我们公孙氏放在眼里,简直就是在践踏我们公孙氏的无上仙威。”

    “无敌大哥,不给此子一个深刻的教训,恐怕他以为我们公孙氏无人了,那我公孙氏还有何尊严可言?”

    另外两人也在那里添油加醋的加把火力,有这几人的一唱一和,自然也将仇恨的种子深深的种下。  坐在白衣少年公孙无敌傍边的一名少年拍案而起,怒哼了一声,双眸闪烁出了阴冷的寒光出来:“岂有此理,敢狂到我们公孙氏的头上来了,简直就是狗胆包天,罪该

    万死。”

    “一个南荒走出来的野蛮人,也敢如此猖狂?简直就是活的不耐烦了。”

    “本公子倒是要看看,此子到底有多少斤两,敢狂到无边了。如此不可一视之人,本公子向来都是要踩上一踩的。”

    说着,这名少年就要跳上擂台去,但却是被公孙无敌给拉住了。

    “雨帅,不用如此急。第三轮考验来临之前,我们不要节外生枝,不要爆露出了自己的实力,以免对自己不利。”

    “现在最重要的是参加第三轮的考验,通过考验才是首要的任务。”

    “此子人就在太昊城中,跑不掉的。想要教训他,有的是时间,不用急于这一时,以免误了大事。”

    听到公孙无敌的话,公孙雨帅这才退了回来。

    撇了撇嘴,啐了下咬,道:“哼哼,那就先让这小子多蹦哒一些时日。”

    “回头,一定会让他知道死字怎么写。”

    “我公孙氏的仙威,是容不得他人来冒犯的。”

    ……

    另一边,擂台战,也在紧锣密鼓的开始了。

    在引爆的气氛之下,大家自然都很积极的参加擂台战,所以让整个酒楼都充满着高昂的战意。

    在如此高昂的战意气氛之下,很容易激发出人的战斗冲动出来。

    秦萧这边,很快一名少年跳了上来。

    眉宇挑动之间,都透着一股凌人的傲气。

    “伊祁领,廉氏廉勇锐!”来人随意的对秦萧抱了下拳,自报了一下家门。

    自报家门,本也是一种礼仪之举,可是眼前这名少年显然是傲气之举。

    对于九洲华夏国的诸多大姓氏秦萧可是不太了解,只是了解诸子百家姓氏罢了。

    所以,这廉氏是什么大来头,秦萧是不知道的,自报这个家报,也吓不到他秦萧。

    不过既然对方自报了家门,秦萧也以礼回之:“秦萧!”

    当然,秦萧只是简单的报了下名字,毕竟——他没有家门可报,若是以前还能报下南荒伏茏仙宫,现在怎么报?报自由城主吗?

    关键自由城那种旮旯小城,也还是同样没有人知道。

    而且来说,秦萧在外行走,暂时并不想跟自由城扯上什么关系,他惹上的人可也是有不少的。所以,万一给自由城招惹来一些麻烦就不好了。

    “哦?秦氏?秦领的秦氏?”廉勇锐话语带着几分戏笑之意的道了一句。

    显然,他明知道秦萧并不是秦领秦氏之人。

    诸子百家的少年杰出弟子,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而且来说秦氏并不在这个区域,来太昊城的也只有二十领加南荒的种子天才罢了,其他领并在太昊城。

    所以这问话里的嘲讽味道也就有些明显了。

    对于这样的言语攻击,秦萧倒是不太在意,而是对廉勇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阁下,请吧!”

    “呵呵,这么急干嘛呢?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输了?”廉勇锐倒是一脸不急的样子,讥诮声更浓了几分:“哦我刚记起来了,好像听说你是南荒之人是吧?”

    “南荒那种荒芜的野蛮之地,还能出的了天才能人?”

    “你也敢姓秦?你简直是侮辱了秦姓。我看你,还是改姓野啊,或是蛮啊的比较好,比较适合你。”

    言语上的再次羞辱,明显是为了激怒秦萧。

    一来是逞下口舌之利,二来怕也是激将法。

    本来秦萧并没有在乎廉勇锐的讽刺话,可是他竟然敢拿姓氏来出言羞辱,让秦萧目光瞬间的幽冷了下来。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姓氏,受之先祖。

    拿姓氏开玩笑,那是触底线的羞辱,秦萧怎能不怒?

    秦萧目光幽冷的看着廉勇锐,后者看到秦萧被激怒了,反倒是很不屑的笑了笑,心中不无几分得意之色。

    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他就晃故意来激怒秦萧的。

    “那我看你也不该姓廉,应该姓狗,或者屎。一来就像条疯狂一样的乱咬人,嘴比屎还要臭。这两个姓,才比较适合你才是的。”秦萧也毫不客气,反唇相讥的道。

    “你好胆!”听到秦萧的话,廉勇锐勃然大怒,表情顿时阴森扭曲了起来。

    指着秦萧的鼻子怒不可遏的喝道:“哼,一个南荒的野蛮人,竟敢如此不知死活,找死。”  秦萧冷笑不已,道:“我看你也只会逞一些口舌之利罢了,你太看的起你自己了,真把自己太当回事。凭什么你能出言羞辱我,我不能骂你呢?你当你是谁?廉氏的子

    弟就很了不起吗?”

    “说句不好听的话,也仅仅只是一廉氏罢了,连诸子百家姓氏都不是,狂什么狂呢?”

    “九洲华夏国比你廉氏强的姓氏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你们廉氏能排在哪里?谁给你的底气如此的不可一世,出口就是羞辱他人?”

    “就算你廉氏是诸子百家势力,也没有这个权力才是,你又算个什么东西呢?”

    “我就是找死你又能如何?不怕坦白的说,你还真没有这个能力能拿我怎么样。”

    别人不客气在,秦萧自然也不客气。

    别人狂,那秦萧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狂我更狂。

    敢羞辱欺凌他秦萧?你有这个实力再来说话,否则就别开那个口了,秦萧可不管你是什么姓氏的子弟呢。

    被秦萧这一通话,说的廉勇锐满脸通红,愤怒不止,胸腔都快要炸了。

    “好好好,那本公子就让你看看我没有这个能力拿捏你。”廉勇锐怒极反笑了一句,话音一落也没有再有迟疑,直接出手了。

    含怒之下,廉勇锐自然也没有多少的藏拙,没有跟秦萧慢慢打的心思。

    所以一出手,便也是强势的出手。

    一道黑光,吞噬天地日月。

    一道白光,湮灭世间一切。

    黑光白光同时迸射而出,绞织在了一起,瞬间的将整个擂台都完全的笼罩了进去,似要抹除这片空间中的一切似的。

    黑白交织,犹如日月交替,天地开泰一般。

    毁灭的能量犹如狂啸的洪水猛兽一般,汹涌无比的向秦萧呼啸的杀来,瞬间席卷苍穹,将秦萧给包裹了进去。

    擂台毕竟只有这么大一点,想躲根本没有可能,只能是应战了。

    这一出手,便是历害的秘术,在廉勇锐的手中全力的施展出来,也的确是威力可怕的很。

    但也只是一门历害的秘术之威罢了,威力确实是大,不过对秦萧来说,却也构不成多大的威胁,秦萧也早有心里准备。

    流光羽翼化做战甲护体,狂爆剑握在了手中,全力的施展屠龙剑术,剑可屠龙。

    仙道境界突破到了四步天尊境,秦萧对仙道法则的领悟理解也深了许多,掌握的更加的精深。

    所以此时再来施展屠龙剑术,那自然是将先前阻塞不通之处,瞬间的融会贯通了。

    先前秦萧对屠龙剑术,差的也不过是仙道法则的境界罢了。现在境界达到了,那一切就自然很容易通了。

    秦萧在剑法上的造诣,本来就很深,只是境界的阻碍罢了。

    现在没有了这股阻碍之力,屠龙剑术自然也紧有够完美的施展出来,达到最强大的威力。

    不过屠龙剑术并不算的上是多强大的上品仙术,虽然是说伏茏仙宫最顶尖的上品仙术,但是放眼到九洲华夏国来,那就显得非常的普通一般了。

    廉勇锐施展出来的秘术很强大,单是论功法来说,秦萧的屠龙剑术确实是比不上。

    不过也倒无妨,秦萧还有力量真意,还有大道的力量,有这些力量的加持,让秦萧的屠龙剑术之威也强大了许多。

    又有流光羽翼的保护,所以倒不用担心什么。

    秦萧倒是没有动用多少的力量出来,连体内世界的力量都没有动用。  这只是第一战,虽然说秦萧对廉勇锐很不爽,但为了大局着想,而是要还压着打。若是一开始就爆露过多的实力的话,那恐怕后面上台来的都是历害的角色了,那就

    得不偿失了。

    正是考虑到了这些情况,所以秦萧才会压着实力,并没有动用多少力量。

    光是动用屠龙剑术,仙道大道和力量真意的力量,面对廉勇锐的狂猛攻势,历害的秘术,就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了,很难抵挡的住。

    毕竟力量真意的境界还低,其实起不到多少的作用,主要还是仙道和大道的力量。

    多一门大道的力量,也难弥补的回来双方功法上的差距。再加上,廉勇锐本身的力量,也算是比较强大的。

    不过说,虽然秦萧难挡的住廉勇锐的狂猛攻势,但也倒没有马上就要败下阵来的势头,只是处于下风罢了。

    但廉勇锐想要赢,也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摸索了一下,秦萧也成大概的了解了廉勇锐的实力如何了,在他不动用天赋神通和保命底牌的情况下,恐怕差不多极限就是如此了。

    想要打败他,那秦萧有的是手段了,随便拿出来一样都足够了。

    不过秦萧也不急啊,先拖一时半会再说,免得锋芒太胜了一些。

    心中有十足的拿捏把握,秦萧自然也泰然的很,慢慢的跟廉勇锐玩。

    廉勇锐明明一上来就压着秦萧打,可是让他打的也不痛快啊,也有一些憋屈的感觉。  明明一路压,可是怎么这么难真的打败秦萧呢?此时的秦萧就像是个打不死的小强一样,让他难受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