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二十四章 霸着睡

    陆漫看看四周,到处挂着红绫彩灯,还有红帐红被,绣着鸳鸯戏水的红罗枕,夜里那一幕旖旎风光又浮现在她眼前……

    姜悦的哭声不时从窗外飘进来,一声赶着一声,委屈极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陆漫看看窗棂,已经大天亮。

    这时,王嬷嬷笑眯眯地走了进来,说道,“三奶奶醒了,姐儿也刚刚醒了,看不是在她原来的屋里,就哭起来了。”

    “现在是什么时辰?”陆漫问道。

    王嬷嬷帮陆漫穿着衣裳,笑道,“已经巳时初了。三爷辰时三刻就领着八爷和二姑娘去给长公主请安了,让老奴不要叫醒你。”

    陆漫有羞恼不已,那个男人有些地方精明,有些地方又粗糙得紧。他一个人去请安而自己不去,还不知道被别人怎么取笑呢。

    她迅速穿好衣裳,洗漱完,去了东厢。

    姜悦正爬在老驸马的怀里痛哭着。老驸马手足无措,不知该怎样哄她,见陆漫来了,大声埋怨道,“唯唯媳妇,看把悦儿委屈的。为什么让唯唯跟你一起睡,而不让小悦儿跟你睡?你这么做不好。”

    老驸马的话让几个下人忍得难受,才把笑忍住。

    这个老傻子,一会儿明白,一会儿糊涂,气死人。

    陆漫又羞又气,嗔怪道,“祖父胡说什么呢,再胡说不理你了”说着,便把姜悦接了过去。姜悦还在生娘亲的气,哭着转过脸去不看她。

    陆漫哄道,“宝贝快莫哭了,娘亲抱抱,亲亲……”好话说了两箩筐,才把小妮子哄过来。

    陆漫又亲自给小妮子洗了脸,李妈妈给她喂了奶,又喂了小半碗粥,小半碗鸡蛋羹。陆漫也匆匆吃了点东西,回屋化了个淡妆,才抱着姜玖同老驸马,一猫二狗一起去了鹤鸣堂。

    为了欢迎谢家军搬师还朝,今天上衙、上学的爷们都休沐,一家人都早早来了鹤鸣堂。

    厅屋里,除了在东侧屋密谈的长公主和姜侯爷、三老爷、姜展唯,还有才赶到的陆漫、老驸马、姜悦,所有主子都坐在了这里,包括一早陪着哥哥来的姜展唯和姜玖,以及三姑娘姜珍。

    老驸马没见着长公主,就带着姜玖、敏哥儿、和姐儿,以及一猫二狗去了西侧屋玩。

    此时,二老爷的笑声打得极是响亮,没话找话地跟姜展举几兄弟谈论着朝堂大事。若是原来,长公主单叫把老大、老三进侧屋密谈,二老爷是会沉脸不高兴的。

    现在他也不生气了,老子不行儿子行,那几个人里,有一个是他儿子。大老、老三再能耐有什么用,他们的儿子跟自己一样,都没有资格跟老母亲共商密事。

    陆漫猜测,长公主应该是跟姜展唯通报近段时间家里发生的事,以及太子的真实病情,弄不好还有对姜展唯的“交待”。这些事,的确不敢让大嘴巴的二老爷知道。

    姜展唯不仅在朝堂挣得了功名,在家里也来了个华丽大转身。由不被待见的庶子,升到了家族领导班子的核心成员。

    看到大奶奶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己,陆漫装作没看见,冲二夫人和三夫人笑道,“三爷让我等着悦儿醒后再过来。”

    二夫人笑着点点头,三夫人又一副“我懂”的表情,笑道,“展唯说的在理儿。”

    大概两刻钟后,那几个开小会的人才走出来。

    陆漫注意到,他们几人脸上的表情都比较放松。特别是姜展唯,非常难得他的唇角还有些上勾。

    她觉得,他们几人应该达成了某种协议。能让姜展唯心甘情愿退步接受长公主所说的“交待”,只有那个人。

    陆漫又瞥了二老爷和二夫人一眼。有时候,家族和朝堂一样,是要讲实力的。姜展唯已经强大起来,完全有了跟家族谈判的资本。

    老驸马听到动静了,赶紧从西侧屋跑出来,对长公主告状道,“长亭,我早说了庶子不好,是乱家的根本,你偏不信,现在可灵验了。”又用手指着姜展唯,继续说道,“唯唯一回来就把小悦儿赶去东厢,霸着他媳妇单睡,搅得东辉院鸡犬不宁,小悦儿哭得好可怜……”

    他的话没说完,屋里哄堂大笑,这些人想忍都忍不住。

    陆漫羞得脸通红,垂头暗骂着老傻子。

    姜展唯的脸又冷了下来,抿着薄唇,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墙边的多宝阁。

    长公主则是又好气又好笑,赶紧劝着老驸马,“哎哟,驸马爷,看看你说的什么呀。咱家的展唯能干,打跑了鞑子,当了大英雄。他不仅不会乱家,还是兄弟子侄们的榜样。你不能再这样说他,说多了是会伤人心的。”

    姜侯爷和三老爷也说道,“父亲,展唯如今给咱们家挣了荣耀,光大了门楣,让咱们家更加繁盛,是功臣。”

    长公主又指着大笑着的姜展举和姜展昆说道,“有什么好笑的。本宫就不信,你们不霸着你们的媳妇单睡。”

    长公主的话逗得众人的笑声更大了。

    姜展昆拍着马屁,又为姜展唯解着围,笑道,“祖母说的对,谁不霸着自己的媳妇单睡,谁就是傻子。”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片刻清明的老驸马一下就怒了,大吼道,“臭小子,你是在骂我是傻子,不知道霸着媳妇单睡?我打死你这个不孝混帐东西。”

    说着,就冲了上去,照着姜展昆的脑袋使劲甩着巴掌。

    姜展昆这是第一次挨老爷子的打,还不敢躲。

    这个变故让所有的人都没想到,笑声嘎然而止。

    老驸马岁数大了以后就没再打过人。早年经常打少年时的二老爷,后来经常打少年时的姜展唯。

    三老爷赶紧过来扶着老驸马劝道,“爹快莫生气,展昆不敢骂您老人家的,仔细您的手痛。”又瞪着眼睛骂姜展昆道,“说话不过过脑子,还不给你祖父陪罪?”

    姜展昆已经被老驸马打蒙了,听了父亲的话,起身跪下给老驸马磕了三个头。说道,“祖父,对不起,是孙子言语无状,以后再不敢乱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