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40章凛冽桀骜

    耿容开通了电话,他早已经想好了措辞,绝不能长时间的开机,这样对自己会有危险,所以在电话接通之后,他很快的就说话了:“钱准备好了吗?嗯,那好你先出来吧,找辆车,到东郊通灵塔来,到了我会联系你。(www.k6uk.com)”

    但电话那头却传来萧博翰清晰,也很坚定的声音:“你让我妹妹说句话,否则我不会过去的。”

    耿容迟疑了一下,他还是把电话放到了萧语凝嘴边,说:“你和你哥哥说句话吧,但一定要小心一点,不要让我为难。”说完,耿容又亮了亮手中的刀片。

    萧语凝深吸一口气说:“哥哥,我是语凝,暂时没什么问题.........。”

    刚说了一句话,耿容就挂断了手机,说:“够了,他知道你还活着一定会很高兴的,对了,你哥哥不会是一个胆小鬼吧?他该不会不去吧?”

    萧语凝瞥了耿容一眼,没好气的说:“不要总把自己看的像个凶神恶煞一样,没有多少人会害怕你的。”

    耿容用手摸摸下巴,低沉着声音说:“害怕我的人很多,只是你不知道我是谁而已。”

    萧语凝就激将他:“那么你可以说说你是谁,看看我有没有听说过。”

    耿容漫不经心的说:“我看还是算了,我们就这样萍水相逢一场最好,等我拿到赎金,你就可以自由的飞翔了,何必要知道我是谁呢?”

    萧语凝很鄙视的看了一眼耿容,继续的激将他:“其实你很胆小,连自己名字都不敢说。”

    耿容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小儿科,这样的激将法我已经很久都不用了。”说完,耿容关掉了手机。

    萧博翰带上鬼手和蒙铃准备出发了,雷刚本来说要带上人提前埋伏好,不能让萧博翰受到丁点的伤害,不过萧博翰否决了这个提议,万一遇上狡诈一点的歹徒,会给交易带来麻烦,特别是通灵塔那个地方,路少车少,去得人一多,很是显眼。

    鬼手开着车,他的腰间特意别上了一支刚刚买到手的自制的双管手枪,过去他是不屑于使用这种东西,也怕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他自己也知道,柳林市的警察对自己一点都不陌生,而枪一响,也就宣告了自己必须在下半生去逃亡,可是,今天他还是小心的带上了手枪,假如情况需要,他也一定会扣动这扳机的。

    蒙铃是作为萧博翰的妻子一同前往的,这个想法是蒙铃自己想出来的,她告诉萧博翰,自己一定要陪着一块去,萧博翰怕人多引起对方的警惕,蒙铃说:“如果他问起来我,你就回答,说我是你的妻子,是语凝的大嫂。”

    搁在平时,这样的话一出来,所有人都会笑的,但今天,所有人都很认真的看着她,全叔还说:“谢谢你,小蒙。”

    萧博翰没有其他合适的理由去拒绝这个提议,他也默许了。

    他和蒙铃坐在后排,他们没有用萧博翰平日惯坐的奔驰,今天是一辆桑塔纳,郊外的原野已褪去了往日华丽的盛装,而显露出**的本来面目。显得空旷而又寂寥。汽车越往里开越是满眼凄凉景象。

    但见周围的树木枯枝萧索,地上的衰草黄叶在风中饮泣。

    黑色桑塔拉沿着满是枯树的路滑行,犹如一尾黑鱼游进了深海,穿行其间让萧博翰有一种危机四伏的感觉。

    东郊通灵塔在柳林市的历史很悠久了,建筑谈不上精致美观,但映入眼帘的也还是巍峨红、绿、黄相间的泰式鱼脊形屋顶的庙宇,充满了神秘的东方色彩。

    今天这里很冷清,在天气好的时候,这里也有香烟袅袅,钟声悠悠,磬声清脆动听,诵经之声不绝于耳的鼎盛。

    萧博翰他们在通灵塔门口下车了,萧博翰看看手机,还不错,信号还很强,他转头再看看蒙铃和鬼手,说:“蒙铃陪我进去,鬼手你留下,车子不要熄火。”

    鬼手刚要张口,说自己也要陪着进去,但萧博翰严肃的摆摆头,让他把话咽了下去。

    萧博翰拿着手机,蒙铃提着钱箱,他们就进了通灵塔外寺院的红墙,寺里的院子比较小,更显得院中的几棵菩提树硕大无比。虽然现在只是初春,但它们还是那么挺拔苍翠。大殿内尘封土积,蛛网纵横,塑像已残缺不全,壁画因受风雪的侵袭,也色彩斑驳模糊不清了,一路走进去,萧博翰就看见脚下的石板许多地方都凹了下去。

    这座古老的寺庙在朦胧雾气的笼罩下,像一幅飘在浮云上面的剪影一般,显得分外沉寂肃穆。

    这里并没有什么人在等萧博翰,其实对没有人这一点,萧博翰也毫无意外,稍微有点智商的罪犯也绝不会把第一约会场所当成真实的交易地点,这在很多电影和小说里都提过,萧博翰就在院子里转转,然后伫立等候,他明白很快就会接到对方的电话了,并且,萧博翰也能够确定对方大致藏身的地点。

    一个在大白天都敢于来收赎金的人,他一定住的离这儿并不太远,这样他才可以带着萧语凝不用穿过闹市而承担暴露的风险,他还要在远处观察自己这里的情况,相信,现在他已经看到了自己的车,或者他该先于自己去下一个地方等待了。

    只是下一个地方也绝对不会太远,应该还在东郊的某一个位置。

    萧博翰这样想着,等着,慢慢的来回走着,他准备验证一下自己的推断,假如这个推断能够实现,那么,这次绑架案就一定会有惊无险了,对方并不是史正杰他们一伙,这问题就简单了许多。

    果然,要不了多久,电话就响了起来,萧博翰冷静的接通了电话:“喂,你在哪里,我已经带钱来了,嗯,好的,我很快过来,奥,这个女的啊,她是我妻子。”

    挂断电话,萧博翰轻声一笑说:“还好,蒙铃啊,你这个妻子可以抛头露面了。”

    蒙铃脸上也有了一点笑意,但很快就消失了,她问:“对方要求在什么地方见面。”

    “嗯,不远,就在刚才那个岔路口向北走一会,说有一个砖厂,我们走吧。”

    上车之后,鬼手问清了地点,一脚油门,车就穿了出去。

    萧博翰的分析很准确,耿容就在东郊这附近住,他的收赎金的地点他也不敢挑选其他地方,一个是因为带上萧语凝跑远了风险很大,虽然萧语凝表现的很乖巧,也很老实,但这样的意外还是不要出现为好。

    在一个,耿容现在是一个人,为了交易的安全,他需要时时的监督萧博翰,他必须抢先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来观察萧博翰是不是带来了警察,他还要转移地点,再一次设伏,这都要求耿容不仅要对地形熟悉,还要有一定的抢先速度,不过他也早就想好了,只要钱一到手,他会马上转换藏身之地,对方绝不会白白的给钱,当人质获救之后,报案也是必然的。

    现在他在废弃的砖厂窑洞里看着远处开来的汽车,耿容自己的车已经开进了窑洞,这种窑洞不是一般人想象中的那种小窑洞,它的体积和空间很大,足足有一幢二层楼高,里面是可以开进汽车和拖拉机的,地形也很复杂,曲曲弯弯的很多窑洞连成一片。

    耿容用刀片轻轻的敲打着墙面,说:“你还有个嫂子啊,不是说你哥哥大学刚毕业没多久吗?”

    萧语凝已经从刚才他们的电话中判断出所谓的嫂子是何人了,那应该是蒙铃,想到蒙铃,萧语凝就想到自己最近听到的一些传言,好像哥哥萧博翰和这个秘书兼保镖确实是有点关系复杂。

    萧语凝毫不紧张的说:“你上过大学吗?老土啊,现在不要说毕业几年了,就在大学都有结婚的人。”

    这真还说到耿容短处了,他确实没有上过大学,大学里面的学生到底怎么样,他是没有太多概念的,对大学他在很多年前是有过向往,但那个梦早就破灭了,他也不在关心现在的大学,那玩意和自己永远没有关系了。

    耿容就不说话了,只是远远的看着萧博翰他们汽车卷着灰土,越来越近了。

    等萧博翰的车在窑场外面停下之后,耿容才拿起了电话,开机拨通说:“看到你面前的窑洞了吗?第三个洞口,带上钱进来吧。”

    萧博翰简单的说了声:“好。”就下车大步走了过来。

    蒙铃带上了皮箱,用左手提着,右手抽出了一柄短刀,一抖手腕,刀锋就闪入到了自己的袖口,他们一前一后的走了进去。

    窑洞地面的灰土很厚,几乎每踏一步都会扬起一片尘土,萧博翰皱了一下眉头,看着漫过鞋面的土沫,对蒙铃说:“这个地方倒是适合穿高跟鞋,可惜你也没穿。”

    蒙铃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萧博翰说:“你还有这心情啊。”

    萧博翰笑笑,就在窑洞中间一个空场地站住了,他抬头四处看看,在这中心空场的四周有很多小洞口,那一定是出砖的位置,萧博翰不能断定对方在那个洞里,就张口说:“出来吧,朋友,你要的钱我已经带来了,我也没有报警,你可以放心。”

    稍等片刻,萧博翰就见一个洞口中闪动了一下,妹妹萧语凝和耿容一起走了出来,洞里光线并不明亮,萧博翰可以辨认妹妹,但对方的长相他还只能看个模糊。

    他们一步步走了过来,萧语凝清脆的叫了一声:“哥哥,你来了。”

    萧博翰沉稳的微笑一下说:“语凝,你还好吗,不要怕,哥哥来带你回去了。”

    但这个时候,萧博翰心里却又一种奇怪的感觉,他从萧语凝的语调中没有听到她的恐惧和害怕,更没有那种人质应有的竭斯底里的疯狂,她显的雍容淡定,平平静静。

    这不得不让萧博翰奇怪了,这还是自己的妹妹吗?她往日的娇柔胆小都跑哪去了。

    来不及多想,萧博翰又说:“朋友,这钱我送过去呢?还是你过来拿?”

    对方说话了:“把钱放下,打开箱子,翻给我看,你们不要动。”

    萧博翰的心突然的收缩了起来,他看到了从萧语凝背后出现的对方,这是一个浑身散发着淡淡冷漠气息的大男孩,他杨着头,碎碎的刘海盖下来,遮住了眉目,凛冽桀骜的眼神,闪着犀利的光芒。各位读者,为防止这本书在网站屏蔽,请大家务必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西门也吹雪”,那样,你能看到我更多,更好的小说,也不会因为屏蔽而看不到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