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百一十一章 表姑娘

    让卫嘉允去寻肖沛,不过是为了卫亦馨的下一步棋做个准备罢了。(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卫亦馨的真实用意并不在此。

    既然是妹妹如此郑重拜托的事情,卫嘉允十分放在心上。回了房,就遣人去承恩侯府给肖沛送了张帖子,约他明日在听香水榭相聚。

    关于这桩亲事,肖太后给侯府知会过。收到他的帖子,肖沛心底便明白三分,应了明日一定赴约。

    他眉眼周正、头发浓密,身形高大。只是在行走之间,背稍稍有些驼,却不影响他给人的豪爽印象。

    看起来,果真是一名难得的贵公子。

    只是,关于他的真面目,此刻正捏在权墨冼的手中。

    书房里燃着油灯,灯光下的权墨冼,面色却黑得如同锅底一般。在他手中展开的,正是方锦书给他的那一页纸,他越看便越是生气。

    仔仔细细看了几遍,这股怒气逐渐转化成了后怕。

    假如,方锦书不知道这一切;假如她真的嫁给了肖沛,那等着她的,将会是怎样如地狱一般的煎熬?

    肖沛,这个在洛阳城里拥有着美名的男子,私底下却是这样的荒淫、不知廉耻、强取豪夺。

    而他猎食的对象,有孤苦无依的弱女子,也有风韵犹存的寡妇;有小户人家的好闺女,也有侯府里他人的妻子。

    在他身边伺候的丫鬟,更是个个都逃脱不了他的魔掌。侯府里其他院里的丫鬟,只要被他看上,便会想方设法地要到手。

    刚开始他还偷偷摸摸,到了后来为了取乐,他各种手段尽出。不光自己一人享用,还时常叫上自己的兄弟一起淫乐。而这些女子,到最后都被他始乱终弃。

    这样的丑事,为了自己的脸面,那些女子不敢朝外泄露半分。再加上侯府的权势,肖沛的真面目始终无人知晓。

    一年到头,侯府里总会出几起下人投井悬梁之事,而这其中十有**都与他有关。

    这还算不得什么,玉生馆也是肖沛秘密光顾之地。他在馆里,包了一名叫做青枫的小倌。在青枫的院子里,藏着好几名专供他淫乐的男女。

    权墨冼气得浑身发抖,手中的纸张“哗啦”作响。

    他“嘭!”地一声击打在书案之上,目中燃烧着熊熊怒火。

    什么侯府,什么皇亲,什么太后娘家?!

    他和承恩侯打过交道,那是一个有野心的男子。不甘于眼前的荣华富贵,想要将特权渗透入朝臣之中。

    权墨冼见到的承恩侯府,规矩森严、人人都守着礼仪规矩。怎知道,私底下男盗女娼。是怎样的土壤,才会滋生出肖沛这样的人渣?

    外面锦绣,内里是酒囊饭袋,说的恐怕就是这承恩侯府了吧!

    如此子孙,依照这样下去,肖太后薨了的那一日,就是肖家衰败之始。

    权墨冼将手中纸张举到油灯之上烧了,平复着心头情绪。肖家如何,这跟他无关。他要做的事情,就是不让方锦书踏入这个火坑。

    “公子,”书房外面响起木川的声音:“老太太打发了表姑娘来,给公子端了宵夜。”

    “让她进来。”权墨冼道。

    进来的,是一名眸清似水、眉目婉约的女子。她手中端着一个黑漆托盘,其上放着一碗青豆冬瓜大骨汤。

    “表哥,”她声音清脆,神态同少女时候的林晨霏有些相似:“姑母担心你的身子,快快趁热喝了。”

    看着他的眼神,是毫不掩饰的热烈。

    权墨冼往后避了一步,道:“你放着就好,我这还有些事,稍后再喝。”

    她还想要说些什么,权墨冼扬声道:“木川,天黑路滑,你送表姑娘回去,仔细着脚下。”

    木川正在那里探头看着好戏,闻言忙窜了出来,弯腰伸手道:“表姑娘请。”

    见无法再留下,她只得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权墨冼,叮嘱道:“表哥我走了,你把汤喝了早些安歇,别太辛苦了。”

    权墨冼一言不发,只点了点头。

    估摸着她走得远了,权墨冼扶着额头道:“海峰,你给我进来。”

    “公子,请吩咐。”

    “以后她再来,你就给我挡在二门处。”权墨冼道。

    “公子……”海峰神色犹疑,道:“这可是老太太遣她来的,小的怎拦的住?”

    权墨冼似笑非笑地睨了他一眼,道:“喔?你想拦,会拦不住?要不要我换个人试试。”

    海峰双手急摆,道:“别,别。我知道了,公子您可千万别换人,在您身边我待着挺好的。”

    “这还差不多。”

    权墨冼笑了笑,道:“你安排几个人,去给我日夜盯着肖沛。玉生馆里的青枫,是个什么来历,院子里秘密关着的那几人,都给我调查仔细了。”

    海峰应了,却没有即刻出去。

    权墨冼瞟了他一眼,道:“有什么话,你想说就说,别憋坏了。”

    得了他这句话,海峰精神一振,劝道:“公子,老太太这也是一番好心。表姑娘她身世堪怜,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姑母。这表兄妹之间结亲的数不胜数,公子您总是一个人单着,也不是个事儿。”

    权墨冼沉默不语,海峰大着胆子道:“您就算不喜,先纳做贵妾也好。好歹也多个人照顾您的起居,小公子那里也多个人操心不是?”

    “这是你的想法,还是大家的想法?刘叔怎么说?”权墨冼问道。

    “刘叔说他都听公子的,是我们觉得公子未免太过清苦。”海峰道。

    “你听好了,这件事,我只说一次。”权墨冼沉声道:“任颖表妹,我绝不会有娶她为妻的念头,更不会纳她为妾。同样的话,我不想听见第二次,更不想在家中听见有人议论。”

    海峰心头一凛,连忙应下退了出去。

    木川送了任颖回来,见着海峰便给他做了一个手势,悄声问道:“公子怎么说?”

    海峰说的那番话,原本是几个伺候权墨冼的心腹下人共同商议的。

    大奶奶逝去已久,他们陪着权墨冼一道,经历了生死劫难,再从谷底慢慢爬起来,更心疼他的辛劳与孤单。

    老太太的意思,是想要权墨冼娶了她。可他们私底下商议着,她配不上公子,做妾倒是无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