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六十四章下界消息

    黑风集不大,天工楼处在十字街口不远,邹明轻车路熟来到天工楼前,想了想毅然踏进店面。(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刚一进去,那掌柜就看见了。旁边的一位侍者更是眼尖,急忙上前:“欢迎道友再次光临!不知何事可帮到道友?是丹药还是兵器。这丹药与兵器都是真仙大能炼制,质量上乘,包您满意。”

    邹明脸一红:“道友!我今次不是来买丹药,而是想打听一件事!”

    侍者脸一沉:“道友!你想打听事走错了地方。我们这里不卖消息。还请道友往别处去打听。”

    掌柜的怒道:“道友!昨天已经同你讲过。难道你还不死心?我家东家之名岂能随意告诉你等?还不快走?莫非要我通知市集护卫不成?”

    那侍者一见,脸色一变:“快走!不然我们掌柜就要叫护卫了!”

    “追什么追?我们是来寻师母的。”苏熊怒道。

    掌柜怒极而笑:“哼!哼!真好笑!你找师母找到我们商铺来了?少在这里攀附,不然老夫就不客气了!”

    邹明脸一红,对着苏熊喝道:“住口,休得乱说。”

    随后脸一阴,双眼直视掌柜:“不知此处可有叫王小玉的女修,或者邹姓修者。如果没有,我们立即立去。”

    “什么王小玉或邹姓修者,还不快走?”侍者怒道。

    “慢!”掌柜一听来人提起主母之名或邹姓修者吃了一惊,慌忙将侍者叫住。立刻换上一幅笑脸:“这位道友请到那边稍候,待我查一下,再回复道友如何?”说完指了指左前方的一张长凳。

    邹明一听,心里松了一口气,“也许母亲正是此天工楼的东家!不然掌柜的不会变脸。”

    “多谢掌柜!稍等无妨!”说罢将苏熊一带走了过去。

    那侍者见掌柜的变了脸色,不知何意,站在那里不动。

    掌柜的一怒!

    “还不快点去充茶,招待贵人!”

    说完取出一张符纸说了几句,向空中一激,那符纸急闪而进静室。

    人影一闪,四名男女修士来到商铺大厅。看得掌柜、侍者一呆,正准备上前说明,哪知几人并没有理他们,而是望着邹明、苏熊。

    特别是小玉:“明儿!”一把扑过去将邹明抱在怀里。其他三人嘎然而止,站在旁边。倒是邹立望着苏熊一眼,又看看小玉母子,“这里不是说话之地,走!去静室再谈。”手一挥,起了一个罩子将数人罩住,光影一闪,几人不见了。

    “这-掌柜!”侍者呆了呆。

    掌柜的苦笑一下,“看来他们关系非浅。据说大首领家族在数千年前被贼人攻破,家族分离。现在团圆,不可乱说。”说罢走回柜抬内,眼睛不停地闪动着,不知想些什么。

    静室内,几女拥抱了好一会儿,这才分开,看得苏熊不知说什么好,只好木在一旁。邹立见了,轻唤道:“熊儿!你们是怎样飞升的?又如何找到我们?”

    苏熊本是苏牧之子,五灵根,据说其出生时身体异像,不怕疼,很耐打,修练家传的练体功法:‘后土金衣功’。后来苏牧结识邹立,又因家族被破跟随邹立。看到邹立法体双修,动了心思求邹立收其子为徒,被邹立以自己专注修练为由拒绝。后来邹明来到零落群岛后,邹立让他拜邹明为师学习邹家的五行混元功,以兄弟相称。

    不要看他五大三粗,相貌鲁莽,说起话来也不含糊。

    “报告师父!我们是二千多年前飞升上来的。因修为低下,不敢四处走动,又申请不到部落之地就一直住在飞升之地附近的那座山上,以洞穴为府。平时就靠师傅取些仙药、仙石回来,再去炼制或换取些丹药回来。”说到这里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哦!申请部落?那你们现在几人?”

    “我们有七人。除了我、师傅、五叔外。还有五婶、师嫂!一个师弟一个师侄。”苏熊说到这些,似乎放松了许多。

    “斌弟也飞升上来了?那五婶、师嫂又是怎么回事?都是飞升者吗?五弟、明儿来仙界都有后了?”邹立疑道。

    听到说到五叔、师嫂,几女都停一下来望着邹明。

    原本沉浸在相聚地欢乐之中,见几女一小子望过来。邹明看了苏熊一眼。

    苏熊搓搓手:“师父问五婶、师娘的事呢?”

    邹明脸一红,这才将韩珍、韩莉的事一一道来。

    小玉点着邹明的额头:“一上来就找了道侣呢?还有了后,也不带来我们瞧瞧!你五叔呢?怎么没来?”莹儿、小环也一齐望过来。

    “五叔们还在洞府。”又将自己发现黑风集上的天工楼说了一遍。

    “哦!”邹立轻叹一声,过了一会儿,不知想到什么,问道:“下面人界就你们几人飞升上来了吗?仙气改善了?”

    邹明摇摇头:“法体双修者据我所知,就我们三人,三人之后,是否有其他。我不清楚。不过在我之前,倒是有几名练气士,是举霞飞升的。”

    “举霞飞升?难道下界仙气改善?有了仙石了吗?”小玉也是吃了一惊。要知当初她们几人飞升有多难,如果不是邹立,飞升仙界是想都不要想。

    邹明看了他们一眼:“这事还得归由你们。自你们不见了之后,那北极大陆的仙气突然增大了许多。那极光也柔和了不少,但面积更大。我与五叔、苏熊就是学父亲一样在那里面修练,这才能偷渡上来。

    不过也不是单单发生这点改变,那仙气多了,吹送的极光之气范围更广,不知何时,吹出一座仙石矿。这一下惊动所有合体、渡劫修士,经过激烈的斗法,为此还死了几名合体修士,最后达成协议,由大家按修士多少,修为高低每年分配多少仙石,这样一来才算化解。

    在大量的仙石作用下,数千年间,共有三名修士举霞飞升。我与五叔则学着父亲在渡劫三层时就自极光深处偷渡。可惜五婶本来也是同渡的,不料半途被罡风撕碎,我与五叔眼睁睁地看着五婶撕成碎泡。”说到这里神情一暗。

    邹立与几女默然不语。那一处非练体者很难偷渡。至于极光之地增大,应是当初自己飞升上来时,控制不住,那处缝隙增大了不少。

    “那另外三人是谁,熊儿不是跟你们一起上来的吗?”小玉急问道。

    苏熊急忙回道:“我迟了百多年,当初修为低了一点,师傅不让一起飞升。”

    邹明看了一眼邹立:“有一人父亲或许认识,据说此人也是神州大陆,姓李名小剑。另外两人都是天蓝大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