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298章 血袍中年

    管长老被一片烈火狂潮压迫得且战且退,明显落在下风,快要呈现出不敌迹象!

    “完了!”

    “牧长老不在,管长老又独力难支,据点怕是要出大问题了!”

    “那怎么办?”

    “你问我,我特么问谁去?”

    众人一阵嘈杂,脸色全都变得难看之极。(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很显然,如果连管长老都抵挡不住惨遭重创,他们这些人也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然而他们显然没有意识到,如今的姜天正准备全力破禁,根本没工夫理会他们这些小角色。

    “绞天指!”

    轰轰轰轰轰!

    伴着一阵狂暴的轰鸣,道道金光接连轰在禁制光幕之上,荡起层层肉眼可见的灵力波动。

    远远看去,仿佛有一层透明的幕布挂在天上,正被人不断敲击,颤动不止。

    “岂有此理!”

    姜天沉声冷喝,眼中寒光暴涨。

    这处禁制的稳固简直超乎他的想象,哪怕巨妖手骨联合绞击,竟然还是难以破解。

    好在随着不断的攻击以及时间的流逝,禁制灵力明显下降不少,只要再作些努力,应该就能破开了。

    姜天这么想着,精神便是一振!

    只是回头望去,火灵圣尊那边虽然占据优势,一时之间却还是没有真正击杀血袍老者。

    姜天不由心中暗叹,火灵圣尊终究距离巅峰太远,加之没有适合的环境供其蕴养,所以恢复的速度很是缓慢。

    这还是最近一段时间,没有让对方出手的原因,给了他修养生息的时间,否则能否发挥出现在的战力都是两说的事情。

    一念及此,姜天再不迟疑,召回赤雪剑髓和巨妖手骨一起向禁制法阵展开攻击。

    “破!给我破!”

    姜天厉声怒喝,催动赤雪剑髓和巨妖手骨狂攻不止。

    眼看着禁制光幕力量气息越来越弱,不用多久便能破开了!

    ……

    就在姜天全力破禁,火灵圣尊压制血袍老者的同时,据点之外却有一道身影在快速靠近。

    这是一个身穿血色长袍的中年男子,一身气息深厚无比,赫然是一位半步玄天境强者!

    如果姜天看到他的话,便会发现,这人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无形气息,赫然比之据点中的管长老还要强上一筹!

    隆隆!

    血袍中年驾着一团血云御空而行,本该意气风发或者至少也是淡定自若的他,此时此刻脸色地很不好看,显得非常郁闷。

    “该死!看来我还是太大意了……”

    血袍中年喃喃自语,眼中闪过深深的失望之色。

    不久之前,他在边境一带设局,伏击沧云宗武者。

    在将几乎所有沧云宗长老擒下之后,他的目标便对准了对方实力最强的领头人物,云湘涵!

    在他看来,以自己近乎准玄天境的强大实力,对付一个玄阳境巅峰的沧云宗长老,简直轻而易举。

    就算对方贵为沧云宗的一峰之主,也终究不是他的数合之敌。

    两人甫一交手,情况的确如此。

    沧云宗的那位绝色美女峰主云湘涵,虽然的确如传言中那般修为精深资质惊人,但在他的强大实力面前还是处处受制,从开始交手便一直处在下风。

    尽管交手过程中,此女不止一次施展出令人惊叹的手段和强横攻势,但最终还是被他从容化解。

    实际上,若非他有所图谋出手之时刻意有所压制,恐怕早就将此女当场重创了。

    可是后来,情况却变得复杂起来,而且局面的发展很是出乎他的意料。

    这位沧云宗的绝色美女峰主,眼看就要在他的强大攻势中沦陷之时,却突然施展出某种惊人的手段,硬生生破开了他的禁锢,强行遁走!

    当然,这么做,也让云湘涵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她本就在这位血袍中年的压制下受了内伤,危急时刻又强施手段破开禁锢,自然是伤上加伤,气息大降。

    眼看对方逃遁,血袍中年并未放弃,而是凭借强大实力一路狂追,企图等对方灵力大损再将其制住。

    在他看来,已然反复几次受伤的云湘涵,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逃得过他的追击。

    可是最终他却失算了,他大大低估了云湘涵的手段和意志!

    强行遁走之后,云湘涵毫不迟疑,果断决然地施展某种血脉秘术,再次加速破空狂遁而走,几乎是眨眨眼的功夫,便彻底消失在他的视线之中。

    血袍中年当即大怒,发狂般追赶起来,可是当他追出千丈多远时,却蓦然停住,一脸震惊地呆立当场!

    云湘涵残留的气息极其微弱,而且只在千丈范围内勉强能够追踪,出了千丈范围之后,便再也无法察觉到她的任何气息!

    “这究竟是什么秘术?”

    血袍中年喃喃自语,至今回想起来还是一脸惊诧之色,目光闪烁不定,心中疑惑不已。

    以他的强大修为和深厚阅历,竟然都看不透云湘涵施展的秘术,可想而知,对方的手段着实高明!

    此后的十多天时间,血袍中年继续扩大范围大肆搜寻,但自那以后便再也没有见过云湘涵的踪影,甚至连丝毫有关她的气息残留都没捕捉到,最终也只能失望而回。

    隆隆!

    血云破空疾遁,很快便掠过一处峡谷,来到了据点上方。

    “咦?”

    血袍中年摇头一叹,压下种种郁闷思绪,忽然发现前方的据点禁制竟然在波动不止!

    “这是怎么回事?”

    血袍中年脸色一沉,眼中杀机一闪而逝!

    据点禁制怎么会如此这般动荡不堪?

    身为这处据点的首席长老,也就是据点的头号人物,他外出尚不到一月,据点就闹出这般动静,着实让他感到恼火。

    不过转念一想,有据点二号人物管长老坐镇,应该没人敢到这里大肆破坏才对。

    而且就算有人想搞破坏,也得能找到这里再说。

    脑海中种种思绪一掠而过,血袍中年摇头冷哼一声,打消了种种猜测。

    “不会的!”

    血袍中年缓缓摇头,眼中闪过一丝阴沉之色。这处据点选址建造本就极其隐秘,加之又有防护大阵遮掩,就算是一般的半步玄天境武者经过这里,也未必能看出什么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