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一章 威风(为AD先生盟主加更)

    猛听景致摩堂下高喝一声“无耻!”众人看时,就见景致摩气得脸色苍白,嘴唇不停哆嗦“无耻之徒!真是无耻之尤……张监院的事,也是你随口说得的?”

    赵然连忙向景致摩赔礼“景殿主说我赵致然无耻也好,卑鄙也罢,总之任凭景殿主处置,只是我辈修士修行不易,还望景殿主给条活路……”

    武阳钟天师冷着脸问景致摩“景殿主,好大的威风!好大的煞气啊!”

    景致摩道“这位天师……”

    武天师打断道“我姓武,当然,景殿主也可以不用记。(www.k6uk.com)”

    “武天师,断断不可轻信这奸猾之徒!”

    “赵致然刚才说的,有没有这么回事?”

    当日渝府刘监院做东,摆下酒宴,想当和事佬,却被景致摩拒绝了,赵然说的这件事,随便找一个当事人出来一问便知,景致摩无法否认,只得道“就算有,那也不是这道诏令的本意。”

    武天师本就对这道诏令不爽,当即质问“那你草拟的这道诏令,究竟是什么意思?修士为俗务所扰,无法静心修行?修士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去处置俗务?你懂修行?你知道修行是怎么回事?”

    此言一出,景致摩额上青筋暴起,强忍着才让自己没有出声以抗。

    武天师冷笑“我说你不懂修行,你还不服?”

    “不敢!”

    “有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处置俗务,会不会被俗务所扰,能不能静心修行,这是修士们的事情,用得着你来指手画脚?依我看,你是念念不忘张监院遇刺一事吧?什么叫迁怒?你这难道不是迁怒?”

    再次提及张云兆,景致摩血往上涌,再也忍不住了,悲愤道“若不是这赵致然蛊惑张监院,张监院怎么可能遇刺?为了一己之私,擅更国家大政,以致道门高修无辜而受牵累,赵致然百死莫赎!”

    武阳钟冷冷道“果然好算计,这便是你草拟诏令的本意?”

    郭弘经看不下去了,皱眉道“武天师稍待,这赵致然如此行事,又是鞠躬又是求饶,甚至还要下跪磕头,当真可笑之极,此中莫非有诈?”

    陈善道在旁帮衬着点头“略微浮夸。”

    赵然叹了口气,恭恭敬敬稽首道“二位真师请了,实在是小道心乱如麻,失了分寸,以致殿上无状,望请二位真师恕罪。”

    郭弘经冷冷道“这又有什么可慌乱的?刚才司马天师说得不错,话糙理不糙,你修行几年,当真修到狗身上去了么?哪有一点修道人的样子?这份诏令也没有你说得那么不堪吧,左右还是为我修行同道考量的,怎么到了你嘴里,说出来就成了要断修行大道了?简直耸人听闻!”

    赵然愕然“如此诏令,怎么成了为我同道考量?小道委实不解。”

    郭弘经道“这份诏令简简单单,无非三条内容而已,刚才武天师就已经说了最重要的两条。”说着,将手中的诏令文本扔给赵然,又道“你可以再仔细看看,哪一条不是为馆阁修士考量的?哪怕因此于你修行有碍,也不是不可以商量嘛,你又何至于此?”

    赵然接过诏令文本,打开看了一眼,然后奇道“不对啊,明明是八条,怎么只有三条?真人有所不知,小道之所以慌乱,实在是因为这诏令背后的深意,细思恐极,不得不向景殿主哀告。”

    郭弘经怔了怔,没敢顺着赵然的话头往下说,生怕其中有什么内情。他以密语询问陈善道,陈善道同样不知,因此迟疑不决。

    他不敢问,但殿中自然有人会问,杨真人把话接了过来“你说的深意,是什么意思?”

    赵然道“各位真人怕是不知,景殿主当初起草这诏令之时,并非三条,而是八条!客堂左知客符云真、典造院左典造潘云翔联名签署后,将其发至八大执事房征求意见,当时正逢小道被景殿主莫名招至庐山接受调查,足足关了一个月,因此而知。”

    杨真人皱眉道“把你关了一个月?”

    赵然点头不语,杨真人问“什么罪名?刚才景致摩说的,你和那什么杜方丈勾连公推一事?不是说查无实证而不了了之了么?怎么还关了一个月?”

    赵然道“查了一个月,便关了一个月。”

    杨真人不说话了,脸上恚怒之色极为明显。

    景致摩怒道“好好的住在云水堂,怎么说成关了一个月?”

    赵然忙道“是,的确是小道失语了,并非关了一个月,只是不让出门、不让会客,每天写一写反省材料而已。多谢前辈关心,其实吃喝还是不愁的。这事说起来,小道也能理解……”

    “你……”景致摩被气得够呛,开口想要驳斥。

    杨真人扭脸冲景致摩叱了一句“你闭嘴!”转脸正要追问详情,刚掐完清心咒的司马天师又忍不住了“赵致然,你说的八条是哪八条?”

    赵然道“现在诏令中的三条都在其上,另外还有五条是,修士入十方丛林为道职,会因行事乖张而至处事准则崩坏;因修士身份超然,容易言出法随而无人敢于反驳;修士不通俗务、不通民生,决策容易偏离;修士会有贪墨修行资源为己用的风险;修士一旦行恶为私,无人能够制约……”

    赵然一条一条念出来,顿时令殿中一众真师们大吃一惊,连同郭弘经、陈善道在内,各个盯着景致摩,只觉起草诏令的这人当真不可理喻。

    司马天师黑着脸,问景致摩“是真是假?”

    景致摩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司马天师又问张阳明和沈云敬“张监院,沈方丈,这是真的么?”

    张阳明和沈云敬同样不敢作答。

    司马天师这下确认了,看着景致摩道“敢问景殿主,我馆阁修士究竟怎么得罪你了,竟然安下如此罪名?这就是你景殿主起草诏令的本意?哪怕因为张云兆的事情而迁怒赵致然,这与馆阁修士何干?为何如此恶语污蔑?”

    。